您的位置:首页>>情色小说>>【人妻】恶魔岛的使者——换妻卡

【人妻】恶魔岛的使者——换妻卡


「喀喀」

我轻搞糖儿的房门:「早餐做好了,要不要吃?」

「不要!」房间内传出略带夸张声浪。

「还没消气吗?真是小女孩。。。」

熟知女友的脾气,我不再打扰,摇头苦笑两声,便独个走出客厅,享用佣人 煮好的早餐。

我的名字叫alan,是一只恶魔。和一般恶魔不一样的是:我是撒旦之子。

对于拥有不平凡的身份,我一向不以为意,毕竟大家敬重的只是我的父亲, 而不是我。在凭自己实力打响名堂之前,我觉得魔王之子这个称号,其实没什么 大不了。

糖儿是我的同居女友,今年14岁。我俩自学生时代交往,至今已经有3个 年头。说到这个女孩子嘛,她的确是属于天才型的恶魔,超卓的头脑深得父王欢 喜,如无意外,她应该是我日后的妻子。

糖儿本身是个自尊心颇强的女生,可能因为过往的人生实在太一帆风顺了, 致使她一向自视甚高,所以今次凌辱卡的失败,对女孩的打击不少。不过也好, 小女孩嘛,应该给点挫折,日后才可以稳健的成长起来。

说起来,父王制造的恶魔卡本来是一种完美无敌的产品,人类的私欲那么重, 理应很容易上当的啊,为什么会屡遭困难的呢?一向对人类世界事务不作过问的 我,对这个也不禁感到兴趣。

吃过早餐后,我无所事事地走进书房,打开书柜,拿出两张画有两个小贩交 换货品的卡片。

「是换妻卡吗?」我嘴角一笑,顺手把卡片放于口袋,穿起外套,大步地踏 出家门。

会有这么难吗?就让我试一下吧。想著反正星期天没事可干,糖儿又心情坏 透不好惹,于是我决定往人类世界走一转,顺道一试恶魔卡的威力。来到 一个充满血腥味的地方,张眼四望,都是一件件被挂起的尸体,嗯,原来是贩卖 肉食的街市。

好奇地逛一转圈,无意听到一个身形肥胖、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指著对面档 子破口大骂:「你这个女人比猪还蠢,信不信我就把你休了!?」

望向另一面,是个同样胖胖的妇人,桌上放满一条条的活鲜鱼,看来是一个 鱼档。

从两人的对话,我知道他们是一对夫妻,而且男的对女的十分不满,甚至可 以说是有点讨厌吧?

这种人不就是换妻卡的最佳客户?对于立刻便找到目标我感到有点幸运,于 是走上前去向男人搭讪。

「买猪肉吗?先生。」男人以为我是客人,态度立时由刚才的凶巴巴作18 0度改变,而我亦不想浪费时间,开门见山的表明身份:「抱歉,我不是来买菜 的,其实我是一只恶魔。」

「恶魔?」

经过一番简单的说明后,男人把我带进肉档内,半信半疑的说:「真的会有 恶魔吗?」

「当然,你面前的就已经是,对了,刚才我好像看到你对妻子很不满的。」 我侧视望向对面鱼档那正在努力推销的胖妇人说道。

「哼,当然不满了,你看她蠢得像猪,又胖得那么难看,还一身鱼腥味,老 套得不得了,唉,真后悔娶了这样的妻子。」

我稍稍望望男人突出的大肚皮,其实也不相上下嘛,不过口也没说什么,只 继续的问道:「那么如果可以给你选,你会想要怎样的妻子?」

「当然是老徐的新婚妻子,今年22岁,样子漂亮身材又好,特别是那一对 波呀,真不是赖的。」说到别人妻子男人眉飞色舞,我心里暗嘻。

连目标都有了,那就容易多了。

我顺水推舟,从口袋拿出换妻卡:「那你有没有兴趣把自己的妻子跟别人交 换?」

「把我的妻子跟人交换?」

「对。」我点一点头:「换妻卡,顾名思义就是将妻子交换的恶魔卡,只要 你在这张卡上写上目标丈夫的名字,双方的妻子就会交换过来。」

「交换妻子?但老徐愿意把他那个如花似玉的新妻跟我那胖妇交换吗?」男 人怀疑的说著。

我笑答:「不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在恶魔卡的威力下,他根本无法反 抗。」

「啊,那太好了,我老早看上他的老婆,有这张卡就可以好好的玩了。」这 时候我看到男人的腿间撑起了一个帐幕。

我继续解释说:「不过要注意的是由于换妻卡是仅次于贱人卡的恶魔卡,威 力强大,并不是换一次就会消失,而是一生一世都换不回原配。」

「没问题没问题,我那个蠢婆又肥又丑,我老早不想要了,以后看不见还好。」 男人哈哈大笑。

「那就好,那麻烦你在这里写上对方老公的名字。」我像保险经纪指导客人 签名般教男人与换妻卡结成契约的方法。

「徐妻美。。。哈哈,看你还天天夸自己的妻子有多好,以后就是我的啦。」 男人没有半点犹豫,飞地在卡片上写上对方的名字。

「好了,多谢你使用恶魔岛的服务。」一切完成后,我心情愉快地向男人道 别,然后便踏著轻松的脚步离开街市。

这样就完成了,有难度吗?人类根本就是一种贪心的生物,要引诱他们是世 间最容易的事啊。

快点回家告诉糖儿,让她高兴一下吧。

然而就在我正想飞回恶魔岛的同时,一把娇滴滴的声音叫住了我。

是一把,我永远忘不了的声线。

「是alan吗?」

回头一看,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是我的中学同学、雅典娜。

她,亦是我的初恋女友。

。。。。。。。。。。。。。。。。。。。。。。。。。。。。。。。。

「你结婚了?」

咖啡厅内,初恋女友向我说出叫我大吃一惊的近况。

「嗯。」雅典娜羞涩的点一点头:「才18岁好像太早了吧?不过他天天都 在说,求多了,就不知不觉的答应下来,今次我们就是来人间蜜月旅行,他刚好 去办点事,晚一点来找我。」

「是吗。。。」对于前度情人的喜讯,我不自禁的呼一口凉气:「那恭喜了。。。」

「谢谢,对了,你跟她怎样了?」

「哦,还好啦。」雅典娜口中的她,就是糖儿。

「嗯,她的确是个聪明的女生呢。。。」雅典娜啜著饮料,稍稍收起脸上的 笑容。

你还恨她吗?看到雅典娜的表情,我有想问她的冲动。

大慨还恨吧,毕竟她是抢去了我的女人。

同一时间,脑海亦忆起旧事。

三年前,当时我和雅典娜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我俩自幼青梅竹马,感情极 好,谁也不会怀疑自己的下半生就是会跟对方走过。

「哈哈,alan来追我唷~」

「小妮子,就不信捉不住你!」

但想不到,一次普通的校外旅行,却使我俩踏上了分开的命运,我清楚记得 那一天,当时比我小四岁的后辈糖儿借故亲近,当日她在我房间藉词要我教功课 不肯离去,后来不知怎的,我竟然在迷糊糊间睡著了。

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睡著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

「糖儿我们怎么?」看到同样脱光的自己,我大惊问道。

「哎呀,你忘了吗?昨天你喝多了酒,就把我的衣服脱光,还奸进人家的小 穴穴,我已经是你的人罗,你要负责任啊。」小娃儿奸黠的笑说。

「奸你?我明明没喝酒的啊。。。我知道了,是你在饮料中下药的吧?」

糖儿从桌上的录影机拿出一盒带子,一面得意的说:「是谁奸谁都没所谓罗, 反正整个过程都拍下了带子,你不要我,我就放在网上去,让人看看撒旦之子破 处时的精彩片段,看看谁没面子?」

「你。。。!」

后来事情传到父王耳里,他不但没有责难,反而非常欣赏糖儿的手段:「好! 小小年纪就不择手段,是恶魔的好材料,我认定你是小媳妇了。」

「谢谢爸爸~」当年只有11岁的糖儿喜孜孜的说。

「。。。。。。(超无奈)」

理所当然地,事件中最无辜的是雅典娜:「你要跟糖儿一起!?你不是说只 爱我的吗?为什么?」

「雅典娜你听我说,我也是没法子的。」我无可奈何的解释著,但大受打击 的女孩已经什么也听不下去:「你不要说了,你走吧!我以后也不要看到你!!」

「雅典娜。。。」

「你走呀!!」

就是这样,在片片心碎的情况下,我跟雅典娜只有以悲剧般结束曾以为永远 不老的感情。

当时我哭了很多遍,我承认对女孩是真心真意的,直到最后,都不明白为何 要有这样的结局。

「这么快就三年了呢。。。」回首往事,雅典娜轻松的笑说:「不过现在想 起来,还是这样最好吧?始终你是地狱之子,亦应该配一个大物妻子,我太普通 了,配不上你。」

「怎么这样说呢?我觉得你是最好的。」望著面前皮肤白皙,一双美目生辉, 随著时间而增添妩媚性感的雅典娜,我真心的说道。

「哈,不要乱逗人家,给糖儿听见就不好,而且现在我亦已经是有夫之妇。」 雅典娜稍稍推开我的手说。

「嗯。。。」

聊了半个小时,在交换了联络电话后,我便和雅典娜分开了。

「初恋情人吗。。。」独个在街上走著,胸口一阵抽搐,心底忽然觉得空虚 不已。

其实有什么好烦了?当年是你负了她,现在看到心爱的人找到好归宿理应高 兴才对呀,怎么反而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了。

的确有一段时间,我会认为替她下半生带来幸福的是自己,论相性,论感情, 我俩都明明是完美匹配的一对。

唉,想什么了?往事了无痕,现在各有各的生活,尘埃落定,还有什么好想 了?或者说,根本不容我去想吧。

怀著复杂的心情,回到家中,却看见大吵大闹的糖儿。

「我的恶魔卡呢?我的恶魔卡呢!?」糖儿像疯了一般质问我。

「哦,你在找这个吗?没什么,今早我看见。。。」我笑笑的预备从口袋拿 出剩下的一张换妻卡,并且打算告诉糖儿任务成功的好消息,可是女孩却像歇斯 底里般的大叫:「是你拿了?谁准你拿走我的东西?你以为我什么也干不了吗? 你以为我是废物吗?」

「我不是这种意思,糖儿你冷静点,不要乱抛东西。。。」

「铿当。」

是相架敲破的声音。

「。。。」我默默地从地板拾起相架的碎片。

那是我和糖儿交往第一年,首次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看到我面露不悦之色,糖儿凶巴巴的嚷著:「怎么了?只是一个相架嘛,又 不值钱,有什么大不了?」

我一片一片的拾起碎片,然后默不做声,迳自往大门走,也不理女孩的吵闹 声音:「你要去哪里?走了就以后不要回来!」

我受够了,我已经忍太多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往后的人生要跟这种女人一起渡过?和雅典娜交往的时候 我们连一次吵架都没有。

你以为我很稀罕你吗?如果不是你,我已经和初恋情人过著快乐的生活,如 果不是用那种下流的手段,我根本不会和你一起。

拼命的走呀走,来到天桥的一角。

「嗄嗄。。。」急喘著气,脑海尽是混乱的思绪。

这个时候,换了是雅典娜的话,就一定会温柔的安慰我,换了雅典娜的话。。。

在失落的时候,我再次想起了她。

不经意地摸摸口袋,把馀下的换妻卡拿出来细看。

如果用这张卡,我不是能够。。。?

「和雅典娜再次一起吗?」喃喃自语,彷佛清楚这样才是我的幸福。

其实她亦是爱我的吧?那个什么宙斯只不过是感情失落时的代替品,雅典娜 爱的根本就只有我。

重新开始吧。我们才是天生的一对!

咬紧牙关,作出最大的决定,我拨起女孩的电话。

「雅典娜吗?有没空,我有一点事想跟你说。。。」

。。。。。。。。。。。。。。。。。。。。。。。。。。。。。。。。

人间世界某个街角。

「什么事啦,好像很急的?」看到我气喘喘的跑过来,女孩笑靥的向我说。

「嗄嗄。。。你丈夫呢?」

「嗯,他说要晚点才到,怎么了?」

「没什么,雅典娜,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嗯?什么事?」

「你。。。」

「怎么了啦?吞吞吐吐的,不像你哦。」雅典娜笑著问我。

鼓起勇气,努力的说出:「你还爱不爱我?」

「什么?」

「我是问:你还爱不爱我?」

女孩错愕了好一阵子,才彷如定过神来的说:「这个时候怎么说这种话了, 人家刚刚才新婚。。。」

「我不理,我只是问你,你还爱不爱我?」我目光牢牢的望著女孩,语气认 真的问。

两人之间停止了一段时间,我才终于从女孩的口中听到答案:「爱。。。」

爱!是爱!!那么只要用换妻卡,我们就可以重新开始。

可是,雅典娜立刻补充了下一句:「但我更爱我的丈夫。。。」

「雅典娜。。。」

。。。。。。。。。。。。。。。。。。。。。。。。。。。。。。。。

街角转处,前度女友默默向我剖腹心事。

「alan,在跟你交往的时候,我真的认为你是世界中我最爱的男人,你也带 给我幸福的回忆,但直至遇上宙斯,我才庆幸,糖儿当日抢走了你。」

「雅典娜。。。」

「世界上,有很多事是回不了头的,不要再想过去了,好吗?alan. 。。」

听到女孩的说话,我简直被打入了最深的地狱。(虽然我根本就住在地狱)

算了,女人变心了,其实又有什么好奇怪?当年我抛弃了你,你投入别人怀 里亦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她现在爱不爱我又有什么关系?只要用换妻卡,就是不愿意,她亦会跟 我一起,成为我的妻子,我是一只恶魔,干么要理会别人的感受了?

可是接下来又怎样?要雅典娜苦著脸跟我过下半生吗?而糖儿又怎样跟一个 不认识的男人生活?那女孩又傲慢又蛮不讲理,除了我以外,试问又有谁受得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垂下头来。

「发生了什么事?跟糖儿吵架了吗?」看到我苦恼的表情,雅典娜柔声说。

我没有答话,女孩继续温柔的说:「要不要听听过来人的意见?」

「。。。。。。」

之后,雅典娜对我说了很多跟男朋友,即现在丈夫吵架时的趣事,虽然我跟 糖儿吵架的次数肯定比她们多上百倍,论经验我比她丰富得多,但在这个心情闷 著的时候,听听好朋友的开解,仍不失为一个舒缓烦恼的好方法。

「知道了吗?两个人一起相处就自然会有吵架,但最重要是如何解决,多点 向对方方面设想,生气时回忆一下她可爱的地方,就自然没事的啦。」

「回忆一下糖儿可爱的地方吗?嗯,有难度啊。」我拼命想著女友的模样, 可出现的却总是她生气发难时的情况。

「嘻~」看到我认真的苦思,雅典娜忽然唧一声的笑出来。

「有什么好笑了?」我面红的问道。

「几年没见,alan你还是老模样,什么事都那么认真的。」

「什么嘛~」被说成小孩子般,我不满的哼道。

「没有啦,这是你的优点,其实呀,你知不知道当年跟你交往时,我最喜欢 你什么?」

「因为我是撒旦之子?」

「才不哩,你家里是什么人跟我有什么关系了?我就是喜欢你的性格正直。」

「性格正直?对身为一个恶魔来说,这是缺点啊。」

「我不理,反正我就是喜欢这个,就是其他人怎么想都好,我还是喜欢正直 的alan. 」雅典娜笑眯眯的说。

「正直吗。。。」一小时前,我才打算用换妻卡去把你和糖儿交换啊。。。

「好啦,时间不早,我也要走了,要逗回糖儿啊,女生是不能让她们生气的。」 望著太阳开始下山,雅典娜向我挥手道别:「下次生气的时候,想想自己对不起 她的地方,惭愧一下,就会自然气不出来的了。」

「我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我呛著嘴说,可是雅典娜却奸滑的一笑:「那 你口袋里的是什么卡?不要忘了我也是恶魔啊~」

「。。。。。。」

不愧是我的旧情人,真的不好骗。

「好啦,真的要走了,有时间我会跟宙斯去探你们。」

「探我?糖儿看到你,可能又会发疯的啊?」我担心的说。

「不会啦,她看到我找到比你好多的男人,会安心才对。」雅典娜自信的笑 说。

「。。。。。。」我答不出话来。

女孩走后,我走到某个大厦的天台一角,默默看著西斜的落日。

糖儿的声音,亦很自然地响起。

「alan哟,今天想要唷~」

「哈哈~这个人死得很好看~」

「波波什么时候才会大起来呢,嗯~」

有时候,她也是挺可爱的啦,这三年里,我们快乐的日子也不少。。。

唉,怎么满天都是她的样子了。

雅典娜说的对,明明是很生气的,可是想到今天曾想把她换给别人,就觉得 好像很对她不起,气也消了一大半。

算了,这种任性的女生都是没别人要的了,身为撒旦之子,试问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呢?

想著想著,突然记起一件事情,急步折返早上到过的街市。

猪肉档的男人一看到我,立刻高兴的走上前来道谢:「恶魔先生,真是太感 谢你了,刚才老徐的妻子真的把我当作老公,现在还回家说要煮一顿好的给我吃。」

我著急的伸出手:「是吗?那就好,麻烦你先把恶魔卡拿给我。」

「嗯?什么事?」男人不明的从口袋拿出换妻卡,我接过后亦取出自己的一 张,然后用姆指和食指一扬,两张卡片顿时化成粉末。

「恶魔先生,你干什么?」男人看到,一面奇怪的问道。

我搭著他的肩膀,说:「换妻卡已经没有了,你的妻子亦变回原来那个,男 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就是妻子不能换,你老婆嫁你时都没有现在胖吧?她肚里的 脂肪有一半是因你而起,身上的鱼腥也是为了你们的家庭。好好珍惜她吧,像你 这种人渣,有人肯跟你一起已经算很好的了,不要再奢求什么。」

「喂?恶魔先生,喂?」

没有理会男人的呼唤,我再次踏上归程。

正直的恶魔吗?雅典娜真是的。

想起初恋情人的说话,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不过说什么也好,那只不过是已经过去了的初恋情人,现在,我还有一个更 值得我去珍惜、热恋中的爱人。

回到家,出奇的宁静。

「糖儿仍在生气吗。。。」

小心翼翼地踏进门口,还不忘四处张望,毕竟我女友是一只天才恶魔,会设 陷阱谋杀男友,是绝不稀奇的事。

平安地来到客厅,空无一人。

「糖儿?」

忽然,厨房传来女孩的声音:「死去哪里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我不敢答是去了见雅典娜,不过糖儿亦没继续追问,反而从里面拿出两碗热 腾腾的汤面:「我煮了面条,你饿了没有?要不要吃?」

看到那从碗中飘起的热气,心头一暖,双眼眯成一线,静静地看著这个围起 花边围裙的小女生。

「有什么好看了?」糖儿见我牢牢盯著自己,满面通红,不好意思的嘟著嘴 说。

什么是百年一遇的天才恶魔?在男友面前,毕竟还只是个小女孩。

「没有。。。不过这好像是你第一次下厨呢,就只是即时面吗?」我笑眯眯 的取笑著说。

「有、有什么不满了?人家肯煮已经很好,还要求多多的~」糖儿的脸蛋红 得发紫。

「没有不满。。。」望望桌上以快乾胶黏好的相架,手工笨拙,但真摰。

「你弄好的吗?不错啊。」我拿在手里赞著,但糖儿扁起小嘴:「黏起又怎 样?裂痕是永远留下来的。」

「这是裂痕吗?我以为是花纹,挺漂亮的。」我走女孩身边,吻了她那桃红 的小嘴一口:「我觉得好幸福啊,老婆。」

「谁是你的老婆了?讨厌!」

「好啦好啦,那叫妻子好了。」

「妻子也不是~」

「那叫太太。。。」

「你再乱叫我杀了你!」

「吃完饭做爱好吗?」

「你想得美!」

「还要把过程写下贴到网上。。。」

。。。。。。。。。。。。。。。。。。。。。。。。。。。。。。。。

这是一个,心情愉快的星期天。

恶魔岛的使者-换妻卡完
上一篇:【武侠】【拉姆纪】(10) 下一篇:【都市】俄罗斯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