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永远的安妮作者:不详

永远的安妮作者:不详



                永远的安妮


字数:5848字

  坐在悉尼飞往旧金山的飞机上,听着《安妮》,眼前浮现出了一张微红的脸旁,青丝上还挂着水珠,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看透你的心事——我的恋不禁红了那年我23岁,大学毕业后老爸让我出国,可是我的外语特烂,于是就道北京新东方补习英语,准备靠托吗。

  到了班级没有认识的,大家都要出国,谁理谁啊。导员来了,安排座位,「王杰!」老师叫到我了。我抬起头,「安妮!你们俩座到靠墙第四排!」老师叫到了另一位女同学,我这下子才注意到了她。在我的后边,有一位女生,乌黑的长发,脸很小,但很有神。尤其是他的眼睛,水灵灵的,好像能看穿你的心事一样。他来,答应了一声,坐到安妮的旁边。

  「郝烽!你和晚霞坐在……」老师在继续排座位,而我却在打量着安妮。她的身材很惹火,尤其是胸部。

  因为是夏天,她穿着低胸的上衣,两颗大肉球挤得紧紧的,像是要蹦出来。下边的短裙,虽然不是超短的,但是坐下以后,雪白的大腿仍然看得很清楚。真是个让人想犯罪的女孩啊!

  第二天,就开始上课了,可是我怎么也不能集中精神去听讲。我总在想着旁边安妮,脑中幻想着她和我做爱的情景。下午第一节课上了一会,我竟然不知不觉把手放在了安妮的大腿上,我发现我过分了,就马上抽回手来。

  我偷偷看安妮的脸色,她脸红红的,也没什么反应。我心想,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抽回手来呢?真是后悔死了。我再放上去,她也不会有反应吧?没办法,我的那东西已经开始涨了。我就试探着再次把手轻轻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感觉真好啊,绵绵的,滑滑的,像一块白玉,没有一点瑕疵。

  她感觉到了我的再次举动,好像很难为情,但是没有任何的反抗。我的手就随意在她大腿上游移。我有点忍不住了,把手慢慢向她裙子下边移动,她发现了我的意图,用手轻轻推我的手。

  我不理会她的阻拦,手继续前进,很快就到了三角地带,她只能将腿夹紧。但是这样并不会妨碍我,我用一根手指穿过夹的很紧的腿缝,在她阴唇上来回摩擦。她嘴里发出了很轻的喘气声,更令我吃惊的是,她竟然把大腿叉开了,好像是有意让我继续前进。

  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用中指在她两片阴唇中间缓缓摩擦,我发现那里湿了,她的喘气声始终很小,她一定是努力的憋着,不让自己发出很大的声音。我又进一步加大了攻势,把她的内裤慢慢往下拉,她也很配合我,内裤被我拉到了膝盖那里,她把腿叉开更大了。

  我觉得应该好好欣赏一下她的小妹妹,就假装把笔触到了地下,然后弯下腰去捡的样子,我弯下腰,用手轻轻掀她的裙子,而她赶快用手压住裙子了,这怎么能难住我呢?我在裙子里的手继续摩擦她的小妹妹,她的手就拿到桌面上遮住脸了,我乘机一下子掀开裙子。

  她的小妹妹完全展露在我的眼里,阴毛不是很多,但很顺。两片大阴唇肥厚多汁的样子真想咬一口,我用手把大阴唇分开,发现里面已经很湿了。但是今天不能太过火,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啊!我斗胆把头伸到裙下,亲了一下她的小妹妹,赶快抬起头来,看见老师正在看自己,我把手中的笔晃了晃,老师也没再看我了。
  我发现安妮正在咯咯地笑我,我悄悄问她:「嗨;你很色你知不知道啊?」
  这是我第一次和她说话,她转过脸来对我说:「讨厌,你不色嘛?还不是你?还怪人家?」

  我问她:「怎么了啊?」

  她悄悄说:「凳子都湿了,人家怎么坐?」

  我说:「那好办。」

  我拿了几张面巾纸,帮她擦了擦凳子,然后又帮她把内裤穿了回去。

  我说:「刚才是我,这下该你了吧?」

  安妮说:「我什么?」

  我拉住她的手,然后把我裤子的拉链拉下来。安妮看出来了,使劲想抽开她的手,但这是不可能的,她怎么会有我的力气大?我把小弟弟拿了出来,交给了她的手。

  她开始不动,光是死死的按住,我对她说:「你看,要这样才对。」

  我让她的手握住我的小弟弟,然后来回套弄。她这下子开始了,手法还不错呢,弄得我很舒服,我说道:「好!这样子……啊……好舒服啊……」

  没过多久,我就觉得不行了,我赶快拿她的手接住我射出来的精。她说:「你怎么这样子啊?」

  我说:「这样很有趣啊!」

  她向我要面巾纸,我给了她几张,她擦干净手以后,还闻了闻手,说:「好腥的味道。」我笑了笑。这时候,下课铃响了,老师一走,她就飞快跑出了教室。
  第二节课是体育,老师让我们自由活动,我一个人走倒操场角上的树林边坐下,偷偷点了一支烟抽,边抽边看安妮在和一些女同学说话。一会,安妮好像是朝这边走过来了,我看见她,对她笑了笑,她过来坐到了我旁边,对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很过分?」

  我吸了一口烟,道:「那么不好意思了,我说对不两个自习就在我和安妮谈笑中过去了,我了解到她是一个干部子弟,家还很富裕,老爸怕以后出事连累家你现在还是不是个……就是那个……那个?」

  她笑着说:「你猜呢?」

  我说:「我不知道啊,也猜不到」

  她咯咯笑了。我心想,她一定不是个处女了,这么骚,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了,我不知道能不能上她一次?

  这时候快下自习了,我拿了一张纸,在上面写道:「晚上3:00你宿舍见,留个门好嘛?」署名是喜欢你的人。折好以后给了她,我说:「回了宿舍再看,好嘛?」她点了点头。

  晚上我回了宿舍,心里咚咚跳个不停。心想:她会答应嘛?晚上会等我嘛?反正想了很多,后来一横心,去试试看,不行就回来,没什么了不起的。洗完以后,我就上床了。我一直在被子里看着表,时间也好像过的很慢。

  好不容易到3:00了,我看了看哥们都睡着了,就只穿了一个打篮球时穿的大裤衩,开开门,蹑手蹑脚的到了女生宿舍门口,夜很静。我轻轻敲了一下门,等了一回,没反应啊!我又准备敲门,才发现,门没上锁,被我触开了。

  我慢慢推开门,走了进去,把门锁上。可我不知道安妮在哪张床睡,我轻轻叫着「安妮……安妮……」

  我看见靠窗户的下铺有个人起来,把手指放在嘴上「嘘…。」我知道那一定是安妮了,就走了过去,安妮盖着毛巾被,对我说:「进来吧,小心着凉」
  我想,哇,这么主动啊!真是乐坏我了,我钻进去,还没怎么样,安妮就压在我身上,到我嘴边说:「你想来和我说什么啊?小帅哥?」

  我的小弟弟已经硬了,安妮也感觉到腹部有个东西顶着她,就小声笑了起来。我什么都顾不上说了,搂着她吻了起来。安妮的嘴很小,丁香小舌一只勾引着我离不开她的嘴。我翻过身来,压在她身上,边吻她,边抚摸着她的两个大奶子,很柔软,我把头埋在她那散发着幽香的双乳之间,而后把她的乳房含进嘴内,轻轻吸啜,舌尖舔动,挑逗着她的乳头,直至她的乳头在我的嘴内硬直起来了。
  我的手下去解开她内裤上的带子,把它拉开并不停地摩擦着阴唇。她也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并小声地呻吟着什么。我继续往下亲吻,从奶子一直到小腹,最后我把头伸到她的两腿之间用舌头舔她的阴道,她好象很爽,微闭着双眼,嘴里轻轻的发出呻吟声:「哦……好舒服啊……不要停……哦……」

  我的舌头继续往里舔,触到了一个好像一颗米的信粒上,她反应很大,里面湿的很厉害,淫水一直往外流。我把自己的裤衩脱了下来,小弟弟已经硬的像一根铁棒了,安妮淫叫道:「哦l来吧……小帅哥……我快撑不住了……快点好嘛……哼……哼……啊……」

  我看见她已经发情了,但是还想让她渴一会。我把小弟弟在她阴户上擦来擦去,她更是浪叫的不得了,我说:「小色妹,我来了,你可准备好啊!」

  她迫不及待的点点头,我让小弟弟对准她的阴门,一用力,就进去了2/ 3。她「啊」地叫了一声,我赶快捂住她的嘴,她说:「你快点啊……哼……」
  她尽量把大腿叉得开开的,好使得她的阴道涨得更大一点。我看到她这么配合我,我也放开了。我来回做着抽插运动,她的里面很紧,因为刚才的挑逗,已经非常湿了,里面发出「滋滋」的声音,淫水流了很多,她不停的浪叫:「好舒服……用力点嘛……哦……我……真是爱死你了。」

  我更加用力了,整张床都在摇晃。不知道其他女生有没有醒来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过了一会,她还翻过来压住我,自己主动套弄,吻着我,我的手在后边捏住她的屁股,帮她用力。我觉得快要射了,就跟她说:「雅馨,我快要射了。」

  我马上坐起来,把小弟弟抽出来,让她给我口交,她不很愿意,但还是做了。她把头埋在我的两腿间,含住了我的小弟弟,用小舌头舔龟头,我抚摸她的头,她口技很不错,只一会,我就射了,全射在了她的嘴里,她吐在地下,撒娇的说:「真讨厌,射的时候都不说一声。」

  我躺下,把她拥在整个晚上,我和安妮翻云覆雨,做了好几次,直到我们都筋疲力尽为止,我陪她睡了一会,等她睡着了,我就悄悄的回了宿舍。

  从此我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以宣泄学习的压力,毕竟一天背1000到2000单词让人烦躁。我从没认为这是爱情。直到后来我们考过了托福,她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我也办完了去澳大利亚的手续。

  那天我们看了生国旗,去故宫玩了一天,晚上在王府吃的饭就去八达岭爬长城。晚风中我对她说:「我们之间是爱情吗?」

  她想了想说:「不是吧?只是玩玩吗?」

  但是我看到它脸上亮亮的,好象是泪珠,我只是说:「我在山下宾馆开了房间,走吧!」到了房间她说要先洗澡。

  她走入了洗手间,一会儿我听见了哗哗的水声。十分钟后,她裹着一条雨巾出来了,脸上微红,头发上还挂着水珠,当时她简直就是天仙,这是她已经半靠在床头上看电视了。我轻轻坐在她的身边,一只手揽住她的脖子开始吻她的眼睛和嘴唇,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尖挺的乳房,下身从侧面紧紧贴在她的身上。
  她激烈地用湿滑的舌头回应着我。我拿开了她身上的浴巾,她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饱满诱人的玉乳高挺着,顶着一粒葡萄熟透般的乳头下面是平滑的小腹,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毛茸茸的乌黑阴毛丛生,叁块微突的嫩肉,中间一条肉缝,真是美妙无比。
  一会儿,我的舌头开始从她的脸吻到了她的漂亮的脖子,进而吻住了她的粉红色的小乳头,刚才摸她乳房的手则向下,经过平坦的小腹,开始抚摸她的三角地带。

  我感到她已经非常湿润了,这时候她的身体在不停地扭动,发出的呻吟越来越大。

  「唔……哼……嗯……嗯……嗯……」

  我继续挑逗着她,我的舌头顺着她的腹部在向下移动,不一会儿,就吻到了她的阴蒂,她大声叫起来:「我要受不了……」,我轻轻地用舌尖和牙齿碰着她的阴蒂,就让她大声浪叫吧。当我的舌尖正在刺激她的阴道四壁时,突然,我感到她的身体猛地弓了起来,随即感到一股热流从她的阴道喷涌而出,她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我拉到她的身体上,扶着我早已经一柱擎天的大鸡巴(顺便说一句,我的鸡巴又粗又长),对着她的小蜜穴,我一挺腰,一下子插了进去。她一下子大叫起来。哇,她的阴道好紧啊,烫得我的大鸡巴有点痒。我伏在她身上停了半分钟就开始做抽插起来,每一下都直顶着花心。

  她紧紧搂住我的背脊,紧窄的阴道内含着根大鸡巴,配合着我插穴的起落,摇晃着纤腰,小屁股也款款的迎送着。

  「嗯……嗯……美死了……好……真好………喔……你的大鸡巴……使妹……嗯……美极了……唔………」我的抽插更加疯狂,大鸡巴在阴道内左右狂插,撞来撞去,她的花心,被大龟头磨擦得酥麻入骨。

  「哎唷……嗯……用力……再用力插……啊……美死我了……哦………好酸啊……嗯……快活死了……」

  我听到她的浪声荡叫,不由得欲火更加爆涨。双手将她的两条粉腿扛在肩上,两手紧抓着她的乳房,不停的重揉狂捏,吸口气,鸡巴奋力的抽送,狠狠的插在她的阴道中…她双手抱着他的屁股,用力的往下按。双腿举得很高不停的乱踢着,丰肥的屁股用力往上迎凑,动作十分激烈,粉脸已呈现出飘飘欲仙的淫挚,口里娇哼着:「啊……你的大鸡……大鸡巴……好棒啊……唔……干死小穴了……唔……美……美死了……唔……」

  「哎呀……从没……这么舒服……的滋味……哦……哦……我要死了……我快忍……忍不住……了……啊……啊……」,她拼命的摇荡着屁股,花心禁不住舒爽,阴精自子宫狂喷而出。第二次高潮又来临了。突然,一阵强烈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把鸡巴再用力地抽插几下……

  「喔……喔……喔……」,我的鸡巴一抖一抖的射了,把全部精液射在了她的阴道深处。

  我们俩软软地躺着。过了一会儿,她让我去洗个澡。我冲了一下,回到床上,她正爬到我的两腿间,用手握着我的鸡巴套动着。一会儿,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右手在下面握住阴囊,手嘴并用,我的鸡巴禁不住又挺起来了。她上下含动着口中的已经粗大的阳具,我感到一阵一阵的快感直冲我的脑门,十分钟后,我禁不住又是一泻如注。一部分射在了她的樱桃小嘴里,一部分射在了她白皙的脸上。

  这是我看了看时间,已经3点多了。我们搂抱着沉沉地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8点多,我先醒了,经过一夜的休息,我体内的欲望又升腾起来,我们又做了几次,每次都用不同的姿势,如我从背后插入,双手还紧紧揉着她的乳房。还有,我们站着,我分别从她的前面和后面插入。还有,她趴在床上,我伏在她的身上,进行抽插。SOGOOD,这是我们最疯狂的一夜!!

  她走时说「我们分手吧」我坐在床边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半个月后,朋友告诉我她要坐9点的飞机去旧金山,我狂奔到机场她以走出了侯机大厅,我嘶叫呼喊着她的名字,隔着玻璃我们泪流满面的凝视着,我喊到,我爱你,可是只得到她的背影,我那么的狠她,将所有的诅咒加在她的身上,将她和所有卑鄙,恶毒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从此我夜夜狂醉,直到登上了飞往悉尼的飞机。从此没有她的消息,直到昨天晚上收到了一份美国来的邮包,是她从和我相识到分手的日记,里面记录了我们所有的点点滴滴,是那么的详细,包括了没一次高潮在我们一起的400天里我们一共作了1000次,她是那么的爱我,珍惜我——但是她那时以身患绝症。
  到了美国不久她就住进了医院,直到三天前她离开这个他深爱的世界。
  这时磁带翻面了,是赵传的的《当初应该爱你》

  我跪在过去与现在交会的点祈求天将我所失去的全都还给我与你相遇太晚分手太早,只怪我没发现你对我好看时间把爱情越送越远,慢慢的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带走如今后悔也好心痛也好,可是我对你的思念谁又知道是的当初应该爱你,可是为何我匆匆放弃我闭上眼睛假装我可以忘记,流下的眼泪却骗不了自己错了当初应该爱你,可是为核我匆匆放弃一路上走来我不停问自己,原来这一次我真的失去你!原来这一次我真的失去你!

               全文完

<
上一篇:心中的牵挂 下一篇:极乐园之少年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