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母子劫后缘1

母子劫后缘1



 第01章:慈母救儿失贞洁

  仿佛经过了很漫长的黑暗之后,张瑞感觉自己好象看到了光明,他开始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了腿上伤口传来的疼痛,他也记起了先前发生的事:中秋之夜,爷爷乾坤剑张云天过七十大寿。爷爷是现任的武林盟主,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掌门都齐聚华山来贺寿。正当大家正喝得高兴时,销声匿迹了三十年的魔教天乐教在教主温必邪的率领下攻上了华山,当大家想抵挡时候,却发现都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全身的功力只能发挥出一两成。在这样的情形下,虽然群豪都奋死出手抵抗,但没有几个回合就纷纷被擒。

  在混乱中,爷爷和爹为了掩护自己和娘逃离,被温必邪出手杀害,而姐姐和妻子也被生擒了,最后,自己和娘在忠仆的拼死掩护下,逃到了一个悬崖边,被温必邪手下的护法淫神葛进欢追上,自己中了淫神葛进欢的一记毒掌,被打落入悬崖,而娘见自己坠落悬崖,竟也飞身随自己跳下悬崖。自己耳朵边依稀还回荡着娘在见到自己坠落悬崖时那凄厉绝望的呼喊声。幸好上天保佑,在悬崖底刚好有个深潭,自己和娘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当母子两好不容易游出深潭找出路时,却发现深潭四周都是一眼看不到顶的光滑峭壁,根本无法攀爬上去,整个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像口深井的绝谷,好在整个谷底,除了那个几十丈方圆大小的深潭外,还?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绞洞笮〉牡胤剑び胁簧俟鳎丫峁耍强梢猿缘哪侵郑疑钐独镆灿行┯恪U庋蠢矗淙辉菔辈徊蝗ィ膊挥玫P囊幌伦颖欢鏊馈?br />
  母子两人只好暂时安顿了下来,在一处石壁的脚下找到了一个天然石洞,作为临时的住所。而自己中的毒掌在苦苦压制了一天后,第二天早上就压制不住而毒性发作了。当时自己就倒在了深潭边的草地上,感觉全身发热,头脑开始发晕,视野开始模糊,之后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样,一种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欲念占据了自己的心,之后自己的意识好象处于一种似在梦中的模糊状态,意识越来越弱,下体阳具好象快要要涨裂了一样,好难受,好想插入女人的体内发泄。自己发狂似的撕烂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疯狂的呼喊。

  再之后,好象听到了谁叫自己的名字,但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理会了。在最痛苦难熬的时候,有一具女人全身赤裸柔软的身体贴入了自己的怀中,双腿分开勾住了自己的腰,有两团滑腻的软肉挤压在自己的胸口。

  自己紧紧的抱住了,使劲的用双手抚摸着那具身体,那触手滑软的感觉和那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特殊的香味,让自己当时的灵魂好像都颤动了,自己用力挺动着下体,想把阳具插进那女人的下体内发泄,但好象都没插中地方。最后,感觉到自己的阳具被一只柔软的手握住,被扶住引导向那勾在自己腰间的那双腿的中间阴道口的位置,阳具龟头抵在了柔软湿润的阴道口,被嫩肉包裹着。自己跟着用力一挺下体,阳具就顺势挤进了一个湿润而紧滑的阴道肉穴中,瞬间,感觉到阳具整根都被暖暖的嫩肉包裹着,一种让灵魂震颤的酥麻消魂的感觉侵袭便了全身,而那心中的欲念之火也好像找到了宣泄口。

  之后的事记得很模糊了,只记得自己把那具身体压到了身下,使劲的抱着,使劲的抚摸那肌肤,使劲的挺动着下体,让下体阳具每次都深入到那阴道肉穴的尽头,想要把自己整个都揉进那具身体里,尽情的享受着性器摩擦交媾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消魂快感,一直过了好像很久很久,自己才在高潮的浪尖上停顿了,阳具重重的整根顶入到那阴道肉穴的尽头,阳精不受控制的瞬间全部都喷射而出,后自己就彻底的昏迷过去了、、、、、、、对了,在交媾中有听到的女人的呻吟声,听起来有点像是娘的声音。不,不是有点像,那就是娘的声音,天啊,难道自己在毒性发作的时候竟然兽性大发地奸淫了疼爱自己的娘?在悬崖底应该只有她一个女人,如果自己真的和女人交媾的话,那只可能是娘。

  想到这,张瑞顿时心中如遭雷击,心如死灰。但当他想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恐惧地发现,自己竟然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

  ************「瑞儿,你快醒醒啊,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不测,娘也不活了。」

  张瑞的娘许婉仪带着哭调紧紧地抱着张瑞。她此时全身都赤裸着,张瑞也一丝不挂,但她已经顾不了了,她唯一关心的是张瑞能不能活过来。自己作出了那么大的牺牲,难道还是没有用吗?她悲愤的向老天爷质问道。她脑海中浮现出了昨天的一幕幕:昨天早上,张瑞出去到深潭边想抓鱼,但刚走到潭边不远处,就毒掌毒性发作倒地,抽搐打滚,状若疯狂。她惊恐的呼喊他,但他没有一点回应。她本可以制住他,但她也知道,爱儿中了淫神的毒掌,毒性发作,如果不马上跟女人交媾发泄,肯定会全身血脉爆裂而亡,而当时又在这与世隔绝的悬崖谷底,哪里去找女人给他交媾发泄。

  许婉仪当时都快绝望了,家?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獯瞬冶洌驼煞蛏硭溃偶揖椭挥姓饷匆桓烂纾貌蝗菀状幽д浦刑恿顺隼矗烙致砩舷萑胝舛蛟耍咳绻驼饷此懒耍约航吹搅司湃略趺锤凶媪凶诮淮孔钪匾氖牵有褪亲约旱男耐啡猓有∧呐滤艿揭欢〉愕纳撕ψ约憾家耐床灰眩宰约豪此担永炊际潜茸约旱?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命更重要的存在,所以当初在见到爱儿被打落悬崖时,伤心绝望之下才毫不犹豫地方选择了跳下悬崖随他而去。

  她的心,随着张瑞越来越疯狂的呼喊狂叫而越绝望了。怎么办,老天爷?

 ⊥在她都要准备放弃努力,绝望的想着大不了瑞儿一死自己就自杀去陪他时,她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一个念头,一个让她自己心里都颤抖的念头:女人,自己不就是女人吗?

  但马上,这个念头就被自己心底涌起的羞耻感所淹没了,从型养成的根深蒂固的伦理道德观念让她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条件反射的退缩了。「但是,如果不这样,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瑞儿在自己面前毒发身亡?」

  「不,不能这么看着瑞儿死去,不能!」

  她心中滴血地狂呼道。但不能又能怎么样,除非自己真的和瑞儿马上合体交媾让他发泄。但是,那可是乱伦啊,自己怎么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交媾?她的心在爱儿的性命和道德的防线面前痛苦的徘徊,要么守住自己的贞洁放弃爱儿的生命,要么牺牲自己的贞洁保住爱儿的生命,这对她来说,是人世间最痛苦最让人崩溃的选择,但偏偏她还必须要选择其中之一。如果可以的话,她宁可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去换爱儿的生命。

 ⊥在她心里苦苦挣扎绝望的时候,张瑞却已经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他的眼睛赤红,状若疯魔,身上青筋暴露,好象就要炸体而亡的样子。

 〈着命悬一线的爱儿,许婉仪心如刀绞。对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羞耻和耻辱就是和亲生儿子发生乱伦这种让世人不齿的事情,她也对乱伦有着深深的抗拒、羞耻和恐惧。但是,不这样她又能怎么样?「不,不能这样啊,不能啊!」

  她心底狂喊道。她真想一死了之,她不想面对这样的选择,但她更知道,如果自己死了爱儿也死定了。「怎么办?老天爷,求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的脑子已经一片混乱。

  而就这片刻工夫,张瑞的鼻孔中已经流出暗红色的血来了,情况更加的危急了。看着那触目惊心的血,她的心沉到了谷底,也更加的绝望。

  感觉到爱儿正一步步的走向死亡,下一刻可能就是天人永隔,许婉仪的手脚冰冷,她顿时间感觉到了无尽的痛和恐惧,那是害怕失去爱儿的心痛和恐惧,[全篇]全占满了她的心房,让她感觉像要窒息了一样。「不!我一定要救瑞儿,一定要救她,不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也要救他,我不能让他死,不能让他死啊!不能啊!」

  她对着苍天喊出了句话,那声音,如杜鹃泣血,透着满腔的不甘和决心。在面对爱儿已经一边脚迈入鬼门关的这一刻,她终于鼓起勇气艰难而又坚决的作出了选择。 为了自己的爱儿,她终于豁出去了。其他的事情她能不能承受她不敢说,但是,现在至少有一点她是肯定的,那就是,自己绝对承受不了失去爱儿的痛苦。

  「老天爷,张家的列祖列宗,请你们原谅我的不知羞耻和下贱吧,不,即使不原谅我也无所谓了,我不能眼看着瑞儿死,不能,我一定要救他,哪怕会因此而被世人所唾弃也再所不惜。瑞儿,娘是那么的爱你,娘不会让你死的,娘以前曾经说过,娘会保护我的瑞儿一辈子,瑞儿,娘已经想通了,只要你能活着,娘什么都愿意做,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包括娘的生命和贞洁,只要你能好好的活着!」

  她心底滴血的说道。

  最终,她选择了牺牲自己的贞洁去救爱儿的生命。她打算在救了爱儿后就自杀去追随丈夫,她觉得自己在和爱儿乱伦交媾后,根本没有脸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许婉仪看了一眼那如疯如魔的爱儿,一咬牙,伸手去解开了自己的裙带。衣裙顺着她滑嫩细腻的肌肤划落到地上,她丰腴雪白的身体就这样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了空气中。如果有其他男人看到她此时那[全篇]美诱人的裸体,肯定会为之发狂。岁月的流失并没有让她的身体变差,丰满挺拔的双乳、线条柔美的腰肢、饱满的翘臀、圆润修长的美腿,以及双腿之间那芳草溪谷,让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全篇]美,带着成熟韵味的美。

  她的眼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流满了娇美的脸庞,她不敢低头看自己赤裸的身体,她怕自己看到自己的身体后会联想到这个身体等下被爱儿抱在怀中任他肆意占有抚弄的情形,她怕自己会在最后的关头放弃。

  「瑞儿,娘来了」许婉仪艰难的走向在几丈外水潭边草地上躺着的已经神志有些不清的爱儿,看到他跨下挺立的那异常粗长的阳具,她脚步停了一下。她虽然已经决定把贞洁交给爱儿了,而且心中也没有什么情欲,但是,那根凶器还是让她原本已经如死灰般苍白麻木的心里有了一丝涟漪,「等下瑞儿的这根东西插进我的下体内,我真的能承受得了吗?」

  但随即她就放弃了继续思考,因为对她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她继续走向了他。

  许婉仪走到了张瑞的身边,强忍住心中的强烈羞耻,一叹,然后就毅然的蹲下来,伸手将他的上半身稍微扶起,然后就分开双腿面对面的跨坐到了他的身上,双腿勾住了他的腰。做[全篇]这几个动作,她感觉仿佛花掉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张瑞第一时间的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身体。在身体肌肤接触的那一瞬间,她的身体一阵的僵硬,心跳加速了起来,原本苍白的脸色涌上了一层红色,压在心底的那强烈的羞耻感破禁而出,她有种推开他逃离的冲动。尤其是感觉到爱儿的阳具贴着自己的下阴外摩擦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勇气好像都要消失崩溃了。

  但是看到张瑞那赤红无神的眼睛,她再次强忍住了。她知道已经不能在拖延了,否则什么都晚了。张瑞在胡乱的挺动着他的下体,但不得门而入。她一咬牙,闭上了眼睛,伸着微微颤抖的手探到跨下,握住了爱儿那坚硬滚烫的阳具,在心一抖一停顿之后,就扶着那东西往自己的阴道口那里引导。

  她的心,处在崩溃的边缘。爱儿的阳具龟头抵在了自己下体阴道口的刹那,的的羞耻感终于达到了最强烈的程度。感觉着那滚烫坚硬的龟头已经进入阴道口几分,自己阴唇被挤开,自己的性器和爱儿的性器已经接触到了一起,不该发生的乱伦交媾就要发生,她阴道内的肉壁不自主的一阵收缩,全身却感觉好像非常冰冷僵硬,脑子一阵空白。

  乱伦,这个词再次向雷霆一样在她的脑海中炸响,用理性压制着的心房再次被无比强烈的羞耻、恐惧、抗拒的意念所侵占,她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她下意识的想推开张瑞。但是,晚了。张瑞已经抱紧了她的腰,下体用力向上一挺,他那根原本就已经停留在她阴道口的阳具,就已经深深的插进入了她那只被丈夫品尝过的阴道深处。干涩的阴道被强行侵入让她感到一阵刺痛,但随即,饱涨、炽热、坚硬、酥麻的感觉就由阴道内传遍了她的全身。

  感觉到自己的性器与爱儿的性器已经紧紧的交合在了一起,她的心,彻底碎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不过,她心底仿佛有一丝的轻松,「终于不用再选择了,因为已经没有选择了,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不归路,那就继续走下去吧,只要真能救回瑞儿的命,再不能忍受的耻辱也要忍受,瑞儿,娘已经把身体都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娘的期望,要好好的活下去!」

  她心里默默的道。

  而回应她的是,张瑞把她狠狠的压倒在草地上,肆意的抚摸着她身上的肌肤、频繁有力的抽动着阳具一次次猛烈的冲击着她娇嫩的下体花房。她忍住心中的羞耻,默默的承受着爱儿对自己身体的占有。她只希望这母子间的乱伦交媾能快点结束。

  但渐渐的,前所未有的交媾快感从下体一波波的冲击着她的全身,她那强作平静的心渐渐的被这种快感所淹没,她不想承认和爱儿交媾会让她有快感,但事实上身体的反应却不听她的指挥。那粗长的阳具,每一次抽出插入她的阴道内,摩擦着她阴道内娇嫩的肉壁,都会带给她强烈的感觉,像潮水一样不断的向她侵袭。

  不知不觉中,她的神情已经开始迷离,双手不自禁的已经抱住了张瑞的腰背,指甲深深陷入他背后的肉里,双唇微张,微微喘息着,胸前双乳不停起伏着,在张瑞的手中不断的被挤变形,一双玉腿已经紧紧的勾缠住了张瑞的腰间。

  许婉仪此时已经没有办法独立冷静的思考问题了,张瑞的冲击已经让她渐渐的迷失了自我,陷落在了爱欲的中。此时,她心中已经不自主的淡化了伏在她娇躯上驰骋的那个男人是她的亲生儿子的事实,只能被动的接受着男女交媾最原始的快感冲击,已经没有了思考的闲暇和能力,理智已经被感性悄悄的取代了。其实造成这样的结果的原因,除了爱儿超强的本钱天赋和他受到毒性刺激异常刚猛外,在交媾中通过下体性器交合而传染给她的一些毒性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只是她不意识到而已。

  极度淫糜的气息飘荡在水潭边,一个强壮的青年疯狂的奸淫着一个端庄成熟的美妇,“啪啪”的撞击声和粗重的喘息声回荡在石壁周围,惊起了几只落在水潭边喝水的鸟儿。

  她挽好的秀发已经凌乱[全篇]了,雪白双腿被一双有力的手大大的分开到两边,那根粗长的阳具每一次插入都插到最深,连阴囊都紧紧的挤住她的阴道口,好像要跟着塞进去,而阳具的每一次抽出,她那被撑开得好象要裂开的阴道口的粉红嫩肉就随之被扯动出来,她饱满的阴部上的阴毛已经[全篇]全被淫水粘在了一起,下体一片狼籍。

  不知过了多久,许婉仪不自主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双手乱摆抓住了地上茂密的青草死死的绞动着,头扭在一边,眉头紧皱着,原本端庄的脸上一片深深的潮红色,眼睛半开半合,双唇张开着,像要发出声音又发出不来的样子。她终于达到高潮了。可怜她和丈夫结婚这么多年,相处时都是相敬如宾,连性爱都是很有节制的,再加上她的性欲一向都是比较淡的,所以从来没有体验过真正高潮的感觉,没想到今天却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弄到了高潮,还是非常强烈的高潮。

  她感觉自己就像要窒息死了一样,整个灵魂好想都在飘荡。她下体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然后大量的阴精就涌到了阴道里,随着阳具的插入而被挤得流了出来,顺着股沟流到了草地上。

  她达到了高潮,但是张瑞却没有。他仍然不知疲倦的挺动下体继续进攻着。她全身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只能任他一遍遍的享受着她的肉体,他那原本就粗长的阳具在她阴精的侵泡下竟然又涨大延长的几分,这样每次的插入都将龟头顶入了她的子宫里。

  在这种情况下,她受到的刺激快感更加的强烈了,不禁发出了大声的似笑似哭的消魂呻吟声,与他粗重的喘息声音交织在一起。

  “哗啦” 许婉仪下体喷出了晶莹的液体,将两人纠缠着的下体都彻底的淋湿[全篇]了。原来,她被刺激过度,小便失禁了。如果此时有其他有经验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形,就知道她已经被刺激到了差不多极限的地步,如果在短时间内还不停止交媾,可能就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严重伤害。

  好在这样的状态也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张瑞的一阵突然加速抽动,最后紧紧的抱住她白嫩的身子,下体一记最强烈的齐根插入,他伏身一阵抽搐,那深入她子宫里的龟头瞬间喷射出了滚烫的阳精,不断喷射而出的阳精很快就把她的子宫灌满了。而她在那阳精的浇灌下,也再次达到了高潮。

  张瑞翻身躺倒在了她的旁边,昏迷了过去,那犹未软下来的阳具就这样直挺挺的树立着,上面沾满了精液与她的阴道内分泌物的混合液体以及几根不知道是谁的阴毛,在阳光异常显眼。而她也在高潮的瞬间受不了刺激陷入了昏迷。她胸口不停起伏着,那一双布满被啃咬挤压过而留下条条红痕的丰满乳房随之颤动着,双腿也还保持着大大张开的姿势,被撑开的阴道口一时间不能合拢,像一张诱人的汹一样张开着,可看到阴道花房里的嫩红肉壁,大股的乳白色阳精缓缓的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样子非常的淫糜。

  水潭边终于又恢复了平静,但那浓厚的淫糜气息却久久没有消散。

  第02章:悲欢离合生死间

  三个时辰过去了,许婉仪感觉到怀中爱儿的呼吸和心跳非常的微弱,好像随时都会停止的样子,她的心里一片凄苦。她就这样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不停的向他体内输入真气。

  三个时辰前她刚清醒过来,她发现当时正是早上天刚亮的时候,但不知道距离昏迷前已经过了多久。等她抬头看到了不远处靠近深潭边生长的那几棵百黎树上那红色的果实时,才确定已经是过了一天了。因为她在张瑞毒性发作的早上看到了那几颗百黎树上的果实才开始发红一点点,现在却已经全红了,而百黎树的果实有个特点,那就是果实开始发红到[全篇]全变红,要一天时间左右,全部变红后大概再过半天左右果实就会自己掉落到地上,现在看到的情况说明时间过了一天左右。

  自己竟然昏迷了一天,怎么会呢?但随即冰雪聪明的她随即就想到了自己可能是被爱儿体内的毒性影响到的缘故。

  她当时也没空想其他的,一心挂念着张瑞的安危,也顾不上先穿衣裙,忙起身查看躺在自己身边的张瑞的情况。张瑞还有心跳和呼吸,这个情况让她当时欣喜若狂「菩萨保佑,瑞儿终于没事了,总算救回来了。」

  她急切的想把张瑞唤醒,但是,任凭她怎么呼唤,张瑞对她的呼呼唤始终都没有反应。她急了,继续不停的呼唤着,声音中已经渐渐带着哭腔。她欣喜的心情瞬间又惊恐所笼罩。

  「难道瑞儿的毒还没有去祛除[全篇]吗?」,惊恐之余,许婉仪心里这样猜想着。她心怀着这样的疑虑,马上对张瑞进行了检查。通过输入真气进入他的体内进行查看,结果发现他的经脉都没有异常,这证明他的毒已经[全篇]全祛除了,因为中了毒掌后,一般如果毒性没有祛除[全篇]的话,经脉中会有收缩的迹象,但他并没有这样的情况。

  她虽然对张瑞没有醒过来的事情充满了疑问和担忧,但起码知道他所中的毒掌的毒性已经祛除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她也只能暂时耐心的等待了。

  但就在她还没来得及放下心来的时候,她就惊慌的发现,自己刚把向爱儿输入真气的手从他的后心那里拿开,他的呼吸顿时就变的急促混乱起来,并断断续续的,仿佛随时都会突然彻底停顿的样子。

  这个情况让她顿时心急如焚,「怎么会这样?」

  她自问道。她忙又继续输入真气,结果很快,张瑞的呼吸就又平稳起来,但仍旧是不醒。

  「是不自己刚才输入瑞儿体内的真气触动了瑞儿体内残留的毒性,让他发作起来了?但是不应该还残留有毒性的啊」,她自问道,认真的想了想,还是想不明白。

  她只有不停的向张瑞的体内输入真气,保持他呼吸的稳定。她不敢尝试中断,怕一中断就没有办法再帮他稳定下来了。此刻她唯有等他自己醒过来了。而由于手不敢离开他的后背,她也没有办法穿起衣裙,只好继续赤裸着身体把他抱到自己怀中,不停的输入真气。好在天气也不冷,爱儿也还在昏迷中,否则自己这赤身裸体的样子就羞死人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母子两人一丝不挂的拥在一起,肌肤相亲摩擦,还是让她感觉到有种羞耻的感觉,特别是自己一低头就看到了爱儿下体那根垂在跨下的阳具。

  「反正和瑞儿连那种事都做出来了,现在这样又算得了什么,还是瑞儿的安危要紧」她自己对自己说道,让自己定下心来专心的输入真气。尽管如此,她还是尽量不让自己动,因为一有动作,自己的肌肤就和爱儿的肌肤摩擦起来,有种异样的不受她控制的感觉就会传到她脑海里,这让她心里感觉有点乱乱的。

 ⊥这样,她不停的向张瑞体内输入真气,可谁知道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到了现在,张瑞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反倒是他的心跳和呼吸越来越微弱了,看起来像快不行了的样子。

  许婉仪此时的心已经慢慢的又滑向绝望的深渊。她紧张的盯着爱儿的脸,怕自己一眨眼的时候爱儿就会离自己而去了。她感觉自己是那么的绝望无助,心中凄苦。她拼命的向他体内输入更多的真气,希望能有效果,可是依然没用。

  又过了片刻,突然,许婉仪发出了一声凄厉绝望的呼叫「不!瑞儿,你不能死啊,瑞儿,你别吓娘啊,你快醒醒,快醒过来啊!呜、、、、、、、、」原来,就在这时,许婉仪觉察到了张瑞那微弱的呼吸和心跳竟全部停顿了,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都没见再有反应。她意识到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摇着怀中爱儿的身体,痛苦的哭喊了出来,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她一边哭着一边仍拼命的向他的体内输入更多的真气,期望能发生奇迹,但是,奇迹没有发生。一刻钟后,她放弃了继续输送真气,张瑞那越来越冰冷的身体让她连最后的一丝希望奇迹的念头都破灭了。

 ≌空的谷底,飘荡着一个伤心欲绝的女人凄惨的哭声,久久不停息。

  许久许久,许婉仪那凄惨悲凉的哭声才慢慢的停了下来。此时,她已经哭干了眼泪,她的心中一片的空白,她感觉自己整个人是空的,只剩一个壳。

  她还紧抱着张瑞的冰凉的身体,不愿意放手。她一直定定的看着他的脸,神情空洞的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她在等待着下一刻他就会睁开眼睛,再叫她一声娘。那嘲,让人心酸。

  *****************话说张瑞感觉自己的灵魂从无尽的黑暗中苏醒了过来,他回想起了自己竟然奸污了疼爱自己的娘,玷污了她的贞洁清白,他顿时心如死灰,就想一死以谢罪。但当接下来他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时,他心中又被惊骇所占据了,而当最后他还感觉到自己竟然也没有心跳和呼吸了时,他的思想顿时更是只剩下恐惧,毛骨悚然的无穷恐惧。这样未知的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让他觉得比面对死亡更让人感到恐惧。

  「难道我真的已经死了吗?现在只是我的鬼魂而已?被禁锢在自己尸体里的鬼魂?」

  此时,他感觉自己连思想都是一片冰冷,仿佛,心底最深处的什么地方在冒着一股冷气。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不断的下沉,对身体的感知也随之消失了。他拼命的想让自己向上升起,但却做不到。他有种感觉,自己如果下沉到底,就永远也上不来了。

 ⊥在这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凄厉绝望的哭声,那哭声就在上方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的地方。「是娘的声音,是她的声音」他仿佛是迷航中的船看到了到了导航的灯塔,仿佛看到了光明的希望,他努力的想让自己向娘的声音传来的地方靠近,他相信 这样自己就会获救。他此时已经暂时没有了以死谢罪的心理,心中的恐惧已经压倒掩盖了一切。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拼命摆脱那仿佛冥冥中随时都会向自己扑来的危险,拼命摆脱那让自己无处可逃的恐惧,至于其他的,已经无暇多想了。

  其实,张瑞开始有意识的时候,正是他娘许婉仪觉察到他呼吸停止的时候。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诡异的情况,究其原因,还是他自身所练的内功心法所造成的。

  张家嫡系子弟修炼的内功心法是祖上代代传下来的共分九层的《龙龟决》该部心法最早是由何人所创已经无可考证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张家已经传了九代。正是凭借着部心法,张家才得以在江湖中兴盛一百多年而不衰,代代高手倍出,在江湖上始终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而这一百多年来,张家修炼《龙龟决》修炼到最高的也仅仅是第八层而已。所以,这部心法的神妙可想而知。

  张瑞的爷爷乾坤剑张云天是张家这一代的家主,作为张云天唯一的孙子,他自型被传授了张家最正宗的《龙龟决》心法。

  这部心法其实有一个的秘密,那就是在练成第四层以上的时候,如果修炼者能在把自己的心神沉静到近似无意识的状态去运转内功,那就有很大的机会进入到一种非常奇妙的假死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修炼者就会拥有类似传说中的内视的能力,能用意识“看”到自己的身体内部所有的经脉,同时使修炼者的意识与经脉建立起一种奇妙的联系,让修炼者对自身的经脉拥?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冻说母兄芰ΑU庵侄跃龅母兄芰υ谛蘖墩咄顺黾偎雷刺氖焙蛞不岜3肿牛一崴孀殴αΦ脑銮慷玫皆銮俊6飧龈兄芰Γ苋眯蘖墩咝蘖镀鹄词掳牍Ρ叮钪匾氖牵侨萌四苄蘖冻伞读昃觥返诰挪愕囊桓龇浅V匾幕√跫?br />
  不过,如何进入这种假死状的秘法,已经在失传了,反正张家在得到《龙龟决》的时候就已经失传了。而不知道秘法,想进入那种练功状态,看起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因为运功需要意念驱使,而有了意念又不符合沉静如无意识的要求,简直就是自相矛盾。所以一百多年来,张家即使出过不少武学天才,也不缺乏勤奋之辈,但是最高成就也就是练到第八曾而已。

  而张瑞恰好已经将《龙龟决》练成了第四层,那天他在昏迷无意识中,许婉仪输入真气进入他的体内,顺着他的经脉运行逐条检查,由于许婉仪修炼的也是《龙龟决》心法,真气同源,她真气在张瑞体内推进运行的路线轨迹又刚好和张瑞平时自己运功的一样,无形中恰好造成了类似张瑞自己运功的状态,所以才导致张瑞最终进入了假死状态。不过说来简单,其实这并不是进入假死状态的正确法门,只是有点相似,用这样的方法进入假死状态,成功的机会非常的小,而且有很大的危险,稍有一点差池就是功力尽废。可以这么说,这是个九死一生的方法。

  张瑞不知道这些原由,他现在只是想快点接近他娘的声音,摆脱心中的恐惧。「有用!」

  他欣喜若狂的发现自己已经停止了下沉,正一点点的上升,向那声音飞去。

  那哭声一直在传来,他也一直在努力的上升飞去,但是,好像那距离有无穷的遥远。他不放弃的飞去着,他相信他会飞到的。好像过了许久,那声音渐渐的变小了,最后消失了。他大急,「不!娘,你不要走啊,瑞儿就快要找到你了,你等等瑞儿啊!」

  他心底狂喊道。他没有放弃,他坚信娘还在那个方向,在那里等着他。他就这样一直飞去。

  终于,好像又经过无穷漫长的时间后,他又听到了娘的声音。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渐渐西下了。

  许婉仪那仿佛石化了的身体终于有了点动作。她低头,将红唇轻轻的亲在了爱儿的额头上,她记得,上一次亲吻爱儿的额头,是在十六年前他刚出生的时候,那时候,他也像现在这样闭着眼睛不理睬自己。

  「瑞儿,我的瑞儿,娘知道你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一时间没有办法回来 ,你不用担心,娘不会和你分离太久的,即使你迷路了,娘也会去找到你的。」

  她的声音,无比的温柔。

  「????瑞儿,其实都怪娘,怪娘没有最早的救你,如果娘不犹豫,可能你就不会这样,都是娘不好,你能原谅娘吗?」

  一滴晶莹的眼泪,已经从她的眼眶中流出,滑过脸庞,滴落在张瑞苍白的嘴唇上。

  「娘真傻,为什么要犹豫呢?瑞儿,如果能重新选择一次,娘一定不会犹豫的,一定不会!跟我的瑞儿相比,什么都不重要,都不重要了」她的声音已经哽咽起来。

  「瑞儿,只要你能继续陪在娘的身边,娘什么都心甘情愿为你做为你付出,你知道吗,娘的心好痛,好痛啊!呜、、、、、、、、、、」她已经泣不成声,身体伏到了张瑞的身上,死死的抱着,后背阵阵抽搐起伏。

  许久,她才停下了哭声,放开了爱儿的身体,站了起来。

  「瑞儿,娘就要去找你了,上穷碧落下黄泉,娘一定会找到你的,你要等娘,娘这就去和你团聚」说[全篇],她转身向住的山洞走去。她打算回去拿剑,用剑去挖一个墓穴,把爱儿放进去,然后自己也进去,进去后再用石头封好墓穴口,然后自己再自决,这样就能永远陪着爱儿了。她走了几步,就回头看,仿佛怕爱儿在这一转眼的工夫就会从她眼前消失。

  突然,她那原本空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全身一阵颤抖,嘴巴张开,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下一刻,她转身扑到了张瑞的身边。

  *****************张瑞又听到了娘的声音,听到了她的说话。他感受到娘那话语中的思念、悔恨、不舍,他感觉自己冰冷的思想开始颤抖起来。

  「娘竟然没有怪我恨我?娘对我这么好,可是我竟然禽兽不如的玷污了娘的清白,我真不是人啊!娘,你用不着对瑞儿这么好,瑞儿害了你,不值得你这样。娘,瑞儿只有来生再报答你了。」

  他放弃了飞去,虽然他好想再见到娘,但是,刚才被恐惧所掩盖的悔恨羞愧之情此时已经涌了上来,瞬间就淹没了心中的恐惧。此时,他的思想里只剩下悔恨愧疚和羞耻,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脸面再去面对被自己奸淫过的娘。

 ⊥在他又感觉自己在下沉的时候,他听到了他娘的那句话「瑞儿,娘就要去找你了,上穷碧落下黄泉,娘一定会找到你的,你要等娘,娘这就去和你团聚」一瞬间,他那死灰般的思想像被点燃爆炸了一样,「不要,娘,你千万不能自寻短见啊,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能去死啊」他心里急吼着,他听出了娘亲话中那坚决的死意。

  「不,娘一定不能死,我一定要阻止她,我一定要回去阻止她」他心中狂急的想着。

  在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思想前所未有的强烈,充满了力量,他要打破禁锢,回到娘的身边,阻止她自杀。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飞快地变得无比的庞大起来,仿佛拥有了主宰一切的力量,灵魂散发出无比的光芒,照亮了周围的无穷黑暗。他看到了那在空间中分布交错的条条管径,「那就是我身体中的经脉」他的心中不自主的浮现起这么个念头。但他无暇理会,马上就把那个念头抛弃,然后用意念聚集起所有的力量,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死命冲去,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冲出去的。

  「啊!」

  在一声狂吼中,张瑞感觉到自己好象冲破了什么东西的阻隔,前面,一片光明。接着,他感觉倏的思想一片空白和停顿,之后,他就感觉自己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变得好象实质了起来。在一阵眩晕之后,他又能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仿佛,回魂了,从冥界又回到了阳间。(其实是他彻底的从假死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啊!好痛」张瑞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感受到了从自己受伤的右腿上传来的一阵疼痛。还有,自己赤身裸体的感觉以及手脚的麻木感。

  但他随即便不理会这些,他急切的想让自己的眼睛,这次,他做到了,随着他的念头,眼睛马上睁开了。入眼的是一片刺眼的光,他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已经能看到东西了。

  首先,入眼的是近在自己脸前的那一张充满狂喜、不敢置信神情的俏脸,那脸上,还挂着泪痕迹。「是娘」他那还不太灵活的思想刚泛起这个念头,就感觉自己被紧紧的抱在一个柔软的怀中。许婉仪那喜极而泣的哭声在他耳边响起。

  刹那间,他的心被一阵阵莫名的激动所侵袭,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哽塞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宁静的谷底被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所笼罩,那哭声中充满了喜悦和心酸。深潭边,两个男女赤裸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但却丝毫没有一丝淫糜的气息,只有,浓浓的温馨。

  第03章:真情切切破心结

  红红的百黎果,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不时的从树上掉落下来,仿佛,像是被深深感动了的百黎树情不自禁中所掉下的眼泪。

  「娘」过了许久,在许婉仪哭声终于止住的时候,张瑞虚弱的叫唤道。

  张瑞在经过了又见到娘的那种激动后,等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死而复活」后该有的喜悦。他感觉自己的整个思想一片死灰,思绪一片纷乱起来。尽管如此,那深刻到骨子里的眷恋之念,还是促使着他忍不住叫唤了一声娘。

  许婉仪身体一颤,终于忍住了哭泣。在前一刻,她还以为这辈子永远再也不会听到这样的叫唤了,但现在,奇迹真的发生了,爱儿又「死而复活」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让她都有种似在梦中的感觉。

  许婉仪收拾了一下心情,她发觉自己正伏身紧紧的压在爱儿的身上,自己一双乳房都已经被压挤得变形了。她脸上顿时一片羞红,手撑着身体跪坐起来,并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胸部。

  张瑞躺着吃力的转了下头,看向娘,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没有说出来。

  张瑞此时心里思绪很复杂,他此前曾想过要以死向娘谢罪,但是,当他此时真正面对娘时,他心中又充满了强烈的不舍,不是对生命的不舍,而是对娘的不舍。娘是那么的爱自己,但自己又何尝不爱她?又何尝能忍受得了再也见不到她的痛苦?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死后会不会变成鬼,但单是心里想到要永远和娘分离,他就觉得心里很痛。但是,自己真的已经玷污了娘的身体清白,不以死谢罪又有何颜面再面对她?娘在他的心中,一直是那么的纯洁和[全篇]美,而现在,竟然被自己给亲手玷污了她的纯洁和[全篇]美,他觉得自己无可饶恕。他的心,乱了起来,头像要裂开了一样。

  许婉仪看到爱儿面向自己想说什么,但随即爱儿就闭上了眼睛,眉头紧皱,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心里一惊「难道瑞儿又出了什么事?」

  这个念头刚起来,就顿时把她吓得魂飞魄散。她刚经历过失去爱儿的痛苦,此时她再也承受不了爱儿再次离开她的痛苦了。

  她刚才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些羞意,顿时被她抛到了脑后。她惊慌的又伏身抱住了张瑞「瑞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唬娘啊」,她的声音已经颤抖。她真的害怕爱儿会再死去,害怕到了极点。

  张瑞混乱的思绪被许婉仪那惊慌的声音唤醒了过来。他转过头,睁开眼睛看着娘那张煞白的脸,突然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他使劲的控制着自己那双还有些麻木的手,一下子抱住了伏在他身上的娘,紧紧的搂着。许婉仪身体一僵,但随即就放松了下来,任他抱着,只是焦急的看着他。

  「娘,瑞儿对你做了禽兽不如的事,只能以死来谢罪了,但是,瑞儿真得舍不得你,真的不想再也见不到你,娘,呜、、、、、、、」他哽咽着说道,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痛苦、羞愧、悔恨和无助。

  许婉仪身体一颤抖,爱儿话中的那个「死」字深深的震撼了她的心灵。

  「瑞儿竟然想到了死?不,那绝对不可以,绝对不能让他这么做!」

  她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

  「不,瑞儿,你不能死,娘不怪你,一点都不怪你,娘只要你好好的活着,你不要乱想吓唬娘,如果你死了,娘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说着,她的话中已经带着颤音。

  「瑞儿,答应娘,以后不可以再去想死的事,好吗?你一定要答应娘啊」她定定的看着张瑞,眼中带着惊恐和乞求,双手不自觉的又抱紧了几分。她非常害怕爱儿会对自己说「不」。

  张瑞感受到了娘话中的爱意和惊怕,他的心随之一阵颤抖,涌起一阵感动,但是,他随之又想到了自己所犯下的错,那刚刚亮起一点的眼睛又黯然了下去,他还是无法原谅自己。他想摇头,但是,看到她眼中的惊恐和乞求之色,他又不敢摇头。他不想让娘失望,不想让她惊恐害怕。这一刻,他的心好乱。

  仿佛感受到了爱儿心中的矛盾和动摇,许婉仪忙用无比坚定的语气道「瑞儿,如果你死了,娘马上就自杀去陪你!」

  张瑞闻言心中一震,他知道娘这话不是在说笑,她一定会这么做的。这下,他的心彻底的茫然了,「自己除了死之外,还能怎么样来弥补对娘所犯的罪过?

  但是,如果我死了,娘肯定也不活了,我不能让娘死,不能!那我又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真的没脸再面对娘,没脸再做她的儿子,老天爷,我该怎么办啊」他不停的自问道,他感觉自己的整个思想都快要崩溃了。

  许婉仪看到张瑞又闭上了眼睛,紧皱着眉头,额头冒着汗,脸色青白。她的心,紧紧的纠了起来,一颗心,像要跳出心口似的。

  她再也不能让自己保持哪怕一丁点的冷静了,「瑞儿,我的瑞儿,娘已经原谅了你,你为什么不能原谅自己呢?那不是你的错,那都是被那个魔头所害的。瑞儿,娘真的不在乎你对我做了什么,无论那是多么的荒唐,娘只在乎你。瑞儿,娘是心甘情愿的,那时候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都是娘心甘情愿把身子给你的,如果老天爷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瑞儿,娘只希望你以后能永远陪在身边,永远也不离开,如果你还是想不开去寻短见了,那娘自己孤单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免得承受无尽的痛苦。」

  她歇斯底里的在张瑞的耳边吼着,眼泪泉涌而出,那爱儿仿佛又要离她而去的感觉让她也快崩溃了,之前爱儿离她而去时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就像一条毒蛇一样还紧紧的缠绕在她的心里,让她的心无比的脆弱和敏感。

  许婉仪的话,像一道霹雳一样,瞬间击中了张瑞那颗已经慢慢自我封闭自我放逐的心,击碎了他自己编织在心房外的那个茧,而之前的种种,也瞬间一起涌进了他的心房。

  他知道娘一直都很爱自己,但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能体会到,娘对自己的爱原来是那么的刻骨铭心,是那么的深。娘为了自己,连自己的贞洁都可以不顾。

  他难以想象,像娘这样一个从型受到正统思想教育、平时端庄贤淑、对自己的贞洁看得比命还重的人,在自己淫毒发作的时候,为了救自己却选择了主动的投入自己这个儿子的怀抱中,把她清白的身体交给自己,忍辱让自己奸淫玷污,那要需要有多大的勇气和决心才能做到啊,而给她勇气和决心的,正是她对自己的爱,那比天高比海深的爱。

  此刻,他的眼泪,在他的脸上、在他的心里流淌着,他那要寻死的心思,已经开始动摇着。

  「难道除了死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弥补自己对娘所犯的过错了吗?如果自己的死只能给娘带来痛苦绝望甚至死亡,那自己的死又有什么意义?不,我不能让娘痛苦绝望,不能让她死。我要让她开心,让她快乐,让她好好的活着」他那寻死的决心,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不为别的,只为了心中刚升起的另一个决心,让娘不再痛苦绝望的决心,而要让这个决心化成现实,第一要做到的就是,自己不能死。他娘的话和爱意,让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不能简单的一死了之,自己的死只能给娘那已经饱受摧残的心灵带来更大的痛苦,而这与自己要弥补和救赎自己所犯下的大错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但是,自己又该怎么做呢?

  张瑞心中的死念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消淡了,既然知道了死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是另一种伤害,他也就没那么坚持了。但是,玷污娘后的羞愧悔恨和不安,仍像一条毒蛇一样盘踞在他的内心深处,让他的心无法得到宁静。此刻,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纠结和无助,还有迷茫。

  许婉仪觉察到张瑞的脸色已经渐渐的缓和,她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事情开始有了点转机。「谢天谢地,瑞儿终于有反应了」,她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这让她那就要崩溃的心又稍微定了一点。她忙强压住自己的情绪,稍微整理了思绪,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自己一定要抓住机会不惜一切的彻底打消爱儿轻生的念头,把他的心中的死结打开,让他敢面对自己。

  「瑞儿,你从小一直都是娘的心头肉,看到你开心,娘就开心,看到你伤心,娘就跟着心疼,只要你想要的,娘都会想方设法的满足你。拥有你,是娘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娘其实一直对未来都没有什么奢望,只要能每天都看到你,看到你开开心心的就满足了。」

  她顿了一下,看到爱儿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明显在听自己说话,心下稍稍一喜。她咬了咬嘴唇,就继续道「娘知道,你无法面对昨天的事,你觉得你伤害到了娘,是吗?」

  说着她就感觉到爱儿的身体随着她的这句话刚落就一颤。

  她心中一紧,忙接着道「瑞儿,你如果这样想就错了。你知道吗,在你昨天快毒发身亡的时候,娘才知道,在娘的心中,你比世界上的一切都重要,所以,娘不后悔昨天的选择,如果让娘再重新选择一次,娘还是要这么做的。你并没有伤害到娘,是娘自愿的,只要能把你救回来,娘觉得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如果你真的毒发身亡了,那才是娘最不想看到的,才是对娘最大的伤害。」

  听[全篇]这句话,张瑞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那眼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他看着娘那近在咫尺的脸,那张脸,是那么的憔悴,那眼神,是那么的让人心碎。

  他的嘴巴抖动了几下,没有出声,仿佛还在犹豫着什么。「娘,你真的,真的能原谅瑞儿?瑞儿对你、、、、、」最终,他还是虚弱的说了出来,那语气中带着置疑、纠结还有一丝期盼。他的眼睛也在同时定定的看着娘的眼睛,仿佛,能从中看到答案,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全篇],嘴巴就被一只柔软的手捂住了。

  许婉仪抽出抱着张瑞的一只手,捂住了张瑞的嘴。她害怕爱儿再说出什么让她害怕听到的话来。她感觉此时自己的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悄悄的绽放开来。

  她的眼中已经又闪现起了泪花,是高兴的泪花。爱儿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的心门终于还是被自己打开了,虽然现在只是打开了一条缝隙。

  「娘真的已经[全篇]全原谅你了,瑞儿,而且,你原本就没有错。你千万别再多想了,对娘来说,娘的身体清白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的是我的瑞儿又回到了身边。娘的心已经死过了一次,现在,娘已经想通了,只要瑞儿你好好的,娘什么都可以不求,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抛弃。娘的心一直都是爱你的,现在把身体也给了你,娘对你已经毫无保留了。娘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你,只祈求瑞儿你能平平安安的陪在娘的身边。」

  许婉仪动情的说道。她感觉爱儿看向自己的目光已经多了些生气。

  捂住爱儿的手掌感觉到爱儿的嘴巴在动,爱儿似乎想说什么。但许婉仪没有放开手,而是继续道「娘知道你对昨天的事还放不下,娘都能理解。我们昨天所做的事,确实有悖伦理,会被世人所不齿。但承受过眼睁睁看着你在我的面前死去的痛苦绝望后,娘已经彻底的看穿了,我们有时候其实根本不必在意那么多的。只要还能永不分离的活着,是不是有悖伦理、世人会怎么看,真的还有那么重要吗?娘以前的心,在你死去的那一刻,已经死了,现在的心,是因为你的复活而复活的,它以后只为你一个人而活着。你能明白娘吗,瑞儿?」

  说出了这番话后,许婉仪忽然觉得好像轻松了些,好像有一个什么一直压着她的包袱被轻轻的拿开了。她也有点诧异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刚才她是随着自己的心绪在说着,根本没有多想,但说[全篇]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似乎和以前真的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但随即她就释然了,仿佛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而事实上,这确实是她现在真正的思想。

 …历过了与爱儿的生离死别,在那其他人可能十辈子都没有体验过的大起大落间,她的心,碎了又合,合了又碎,最痛苦绝望的时刻也走过了,她的思想,已经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什么是不可舍弃的,什么是可以抛弃的,什么是必须坚持的,什么是坚持了也没有什么意义的,这些观念,已经悄悄的转变。其中一条最重要的观念转变就是,乱伦这种事情对以前的她来说,是比猛虎还可怕的东西,她想都不愿意去想,让她无比的鄙夷和不齿,但在看到了爱儿死在自己面前时,她却甚至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被这些观念所牵绊,为什么看不穿这些虚的东西,导致不能及时施救让爱儿身亡。此时的她,已经不在乎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只在乎爱儿怎么样了,如果乱伦能帮助爱儿,那就让它来吧,自己顾忌来顾忌去,结果换来的只是爱儿的死,又有什么意义。

  她的思想,已经转变成了[全篇]全围绕着张瑞而转,一切对张瑞不利的东西,都会被她自动的抛弃或者说忽视。她现在只害怕一件事情,那就是失去爱儿,其他的,她都可以面对和接受。她的心态,已经有点走向极端偏激的方向。可以这么假设,如果现在张瑞要求和她交媾,她会拒绝,那是出于作为一个母亲的矜持和尊严,但如果他苦苦坚持要求,她可能最终会从了他,如果那样能给他带来快乐的话。

  且不说其他。单说张瑞此时在听了娘一番话之后的心理震撼。他想不到娘最后会这么跟自己说。「这还是我那一向知书达礼、严守礼法的娘吗?这还那个虽然非常疼爱溺爱自己,但平时对自己却始终保持着作为母亲的尊严风范的娘吗?」

  他心里不停的质疑着。这一刻,他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思想,[全篇]全被娘所表达的想法所震撼,甚至可以说不知所措。

  但随即,他的心中却莫名的有点轻松了些的感觉。他的心也渐渐的回过神来。

  他从小接受到的礼仪廉耻和道德观念的教育,让他一下子之间对娘的话无法[全篇]全认同,对此有种条件反射般的抗拒,但好像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或者说根本也不想反驳。他能理解娘曾经经历过的那种痛苦,因为他也体验过,只是没有她的那么刻骨而漫长而已,但这已经足以让他能理解到她此时内心世界最深处的观念想法。

  「难道是自己太执着了吗?」

  他心中不禁自问道。他没有发觉自己所坚持的思想理念其实已经被动摇了,开始有了裂痕,那牢牢捆绑住自己的心结,已经松开了很多。

  此时,许婉仪的手已经从张瑞的嘴上拿开,她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看着他,眼中充满期盼之色,那样子神情,让人看了是那么的不忍。

  张瑞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流在自己心里快速的流动、激荡。

  「娘,瑞儿能明白,你放心吧,瑞儿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永远陪着娘,不让娘再伤心」,他用无比坚定的语气把话说了出来。

  他虽然还是没法[全篇]全摆脱道德伦理观念对自己的束缚影响,但是,他觉得自己至少已经能面对娘了。娘的爱和包容,让他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我已经对娘犯过如此的大错,以后一定不能再伤害她了,既然死不能弥补我的过错,那我就用我的一生去好好的爱娘,去补偿她,让她活得快乐,再没有痛苦」他心中默默的道。

  他终于从乱伦羞耻的迫压下艰难的爬了出来,他那曾经迷茫的心,终于又有了前进的动力和方向。

  突然,他感觉到娘那伏在自己身上的娇躯一软,已经[全篇]全的压在了自己身上,她的头,[全篇]全枕落在了自己肩膀上。他转头一看,发现娘好像已经昏迷过去了的样子。

  他心中顿时大急,「娘到底怎么了,怎么会昏迷过去了呢?」

  他极度不安的想着,他感觉自己那原本虚弱而又带点麻木的身体,突然间被注入了力量。他撑起身体,将娘的身体反转抱在了怀中。惶恐的神情,已经布满了他苍白的脸。

  「娘,你醒醒啊,快醒醒啊,不要吓瑞儿啊、、、、、、」张瑞大声不停的呼唤道,但是许婉仪的眼睛始终紧闭着,根本一点都没有要清醒过来的迹象。他心中更加的慌恐起来,种种不好的猜想纷纷不受他控制的涌进他的脑海里。

 第04章:玉人何处教吹萧

  斗转星移,黑夜笼罩了一切,在经过仿佛无比的漫长后,黎明的曙光,又从新降临到的这个世界。

  许婉仪悠悠的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石洞中。

  昨天她经历了与爱儿的生离死别,整个心都无时无刻不处在焦虑、惊恐中,心力交瘁,整个神经已经被折磨得无比的脆弱,精力严重的透支,只是靠着心中强烈的意志支撑着,当最后确定爱儿已经得救了之后,她当时心一松,整个人就支撑不住陷入了昏迷。

  张瑞当时吓坏了,在经过查看发觉她只是虚弱昏迷过去后,才稍微定下心来。

  张瑞拣起了被自己撕烂散落在草地上的衣服碎片,把它们铺在洞中的干草上,后才小心翼翼的把娘抱回来轻轻平放在上面,把她脱下来的衣裙盖在她的身上,让她好好睡一觉。然后,他就面向她盘坐在她的身边,不理会腹中的饥饿,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一只手,整整守了一夜,连眼睛都没有合过。

  这一晚,张瑞的心在寂静的夜中,想到了很多,和娘发生的种种、灭门的惨剧、未来的路等等,他的心情,时而沉重,时而悲切、时而仇恨、时而甜蜜,时而惆怅,时而担忧,总总不一而足。不过最终,他的心还是回归到了对娘的担忧上,好在,终于等到她醒过来了。

  「娘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张瑞欣喜的说道,握着许婉仪的手又握紧了点。

  许婉仪轻微转头,看到了爱儿那张充满喜意的脸,感受到了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所包含的关切,感受到他握住自己手的手心中的炽热,她的心,涌起了无限的满足和欣慰。

  她刚想撑着坐起来,张瑞已经迅速起身伸手扶起了她,跪坐在了她的身后,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感觉到自己背后的肌肤紧贴在了爱儿的胸膛上,许婉仪心中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有羞怯逃避的感觉,她只是觉得很安心。

  张瑞的一只手环绕到她的腹部,搂着她的腰,而另一只手却轻轻的整理着她那有些凌乱的秀发。一时间,他感觉自己有好多话要跟娘说,但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一低头,就看到了怀中她那张安详的脸,但随即,他的脸就一红,因为他目光稍微往下一移,看到了许婉仪胸前那双因为坐起来后衣服向下稍微滑落而露出一大半来的乳房,雪白丰满,还有两点嫣红。他忙将目光移开,不过下一刻,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脸更加的红了,神情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原来,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此时还赤裸着身体呢。他觉得自己这样对娘很不尊重,很无礼,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很多,心,竟然有些纷乱不安起来。

  恰好此时,许婉仪的腹中发出了咕噜的声音。他忙道「娘,你一定很饿了,我去找东西给你吃,你再好好的休息一下等我,很快就好了」,说[全篇]他就把她的上半身轻轻的扶好让她能坐着,后自己起身飞跑了出去。

  许婉仪见到爱儿那仿佛落荒而逃的样子,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但马上就又有点担心起来。「瑞儿他在我面前还是那么拘谨,这样可不好」,想到这,她也不休息了,忙撑起虚弱的身体站了起来,把滑落在脚下的衣裙拣起来件件穿好,就走出山洞,出去寻找张瑞。

  她一出洞口,就看到张瑞正光着身体背对着自己站在远处的一处小树丛边,扯出树丛中一些带有叶子的草藤,缠绕在腰下的位置,似乎是想用那些东西来遮挡下体。

  她想喊他,但心中一思虑后,还是没有出声,就干脆在洞口旁的一块比较平坦的石头上坐了下来,远远的望着爱儿,静静的等着他。

  半个时辰后,洞口旁边燃起了一堆篝火。张瑞跪坐在火堆旁边专心的烤着一条半尺长的鱼,那条鱼头大尾短,身体扁圆,周身的鳞片很细小,呈银白色,不知道是何种鱼,至少张瑞以前就没有见过。原来,刚才张瑞经过一阵忙碌,终于在采了些能吃的野果回来,并用自制的长木矛从深潭中刺杀捕捉了一条鱼回来,正是现在料理那条鱼。

  许婉仪就坐在火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面向着张瑞,静静的看着他在忙碌着,嘴角,微微翘起。

  刚才张瑞去找好吃的东西和柴火回来后,见到娘站在洞口那里等侯着自己,尤其是听到她那声饱含欣喜的「瑞儿你终于回来了」的叫唤后,他心里顿时有种莫名的激动,脚步走快了几分。但直到他走回到洞口,他还是不知道该跟娘说什么。他当时定定的站在她的身前,感觉有种很拘束和紧张的感觉,不敢看想她的眼睛,以前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他说了一句「娘,我先烤鱼去了,你等着」后就转身忙碌了起来。

  许婉仪看着在面前忙碌的爱儿,她觉得这时刻真的好现实,好安心。刚才等到爱儿回来,她满心的欢喜,她想跟他说说话,不过随即她就看出了爱儿那复杂的神情,她心里一想,就知道爱儿还需要时间来适应。于是她也不说话,自己找了块石头坐下,看着他忙碌。

  张瑞的手艺确实不怎么样,他以前就是一个不怎么出门的公子哥,哪里做过烤鱼这种活计,好在他以前见过在后山玩的时候见过家里的家仆在后山那里烤鱼吃,他当时觉得好玩,就躲在一边观看,看[全篇]了整个烤鱼的流程,现在刚好照学着做。不过看着容易做着难,再加上他知道娘就在一边看着自己呢,心里竟然有点紧张的感觉,于是乎,他的动作更加的笨拙起来,一时火烧到了鱼上,一时加柴火弄得炭灰飞舞,好在,终于还是让他把鱼烤好了。其实他也不知道鱼到底算不算烤好了,他只是觉得那鱼已经够黑的了,再烤下去估计就要变成焦碳了,所以只好停止继续烤。

  他站了起来,看了看手中的鱼,迟疑了一下,后才用另一只手,快速的撕开了鱼背上的一小片肉。他看到了黑黑的鱼皮下面的肉还是白的,而且是熟了的样子,才松了一口气。他张口在鱼身上吹着气,吹了一小会,觉得应该没那么烫了之后才罢手。

  他走了几步,绕过火堆,走到了许婉仪的面前,把鱼递过去给她。

  「娘,鱼烤好了,你先吃吧」说着话,他觉得自己好像有很紧张,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动作有点僵硬,眼睛也不太敢看向她。

  许婉仪看着面前爱儿那有点躲闪的样子,她的心,突然间觉得很心疼。她没有接过鱼,而是在略一思虑后,站了起来。她身材高佻,站起来比他高了一个额头。她看到爱儿的头向下低了点,还是不敢看向自己。她心中一叹后,款款的蹲下了身体子,半跪着,伸手握住了爱儿垂下的一只手,昂起头看着他的脸,柔声道「瑞儿,你怎么了?看着我好吗?娘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娘会心疼的。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娘只想看到像以前一样开心快乐的你,你有什么话,能对娘说吗?」

  她的眼神中,充满期盼、鼓励、关切和担忧,还有丝丝心疼。

  张瑞知道自己不能再回避了,也不想再回避下去。< 上一篇:红楼淫梦1 下一篇:神墓之天璇喋血 [全篇] [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