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北伐女将蒙难记1

北伐女将蒙难记1



 (1)

  19**年,C国爆发革命,革命军兴,南方革命政权与北方军阀势力对峙,革命政权分三路进攻北方军阀,北伐部队精英尽出,后方面临无兵可守、根据地空虚的窘境,为解决兵员不足的问题,革命政权接受外国顾问的建议,决定顺应妇女解放的潮流,大规模征召15- 45岁的女性加入北伐军,广大接受了革命思想的年轻女学生和翻身了的劳动妇女踊跃报名参军,革命政权最终选拔了3万余人,以原革命政府妇女警卫团为基础组建了三个妇女师,柳翊姏任女一师师长,邱静任女二师师长,章倩秋任女三师师长,每师下辖3个团,由着名的女革命家向婛玉任司令员,并创立了第一座「女子军校」人称「女子黄埔」,革命军妇女部队正式命名为「革命娘子军」。

  妇女部队成立伊始,接替北伐主力负责防守南方根据地到前线的交通要道、粮库、补给线等任务,粉碎了北方军阀对根据地接二连三的大规模进攻,历经大小数百次的防卫战斗,娘子军越战越强。

  为减轻前线三面作战压力,革命政权权衡娘子军的战斗力后,开始逐步抽调一些战斗力较强的妇女部队参加辅助进攻战役,半年后,战线推进至长江流域,战线进一步拉长、兵力更趋吃紧,革命政权索性放手一搏,让巾帼不让须眉的娘子军担任了一些主攻任务,同时组建了以归国女侨为主的女子空中侦察大队和女装甲团等技术兵种,从此以后,娘子军就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北伐战场上的一支主力。

 …过北伐初期的屡战屡胜,娘子军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浓厚的轻敌情绪,尤其是防守战线后方的女将们普遍放松了对北方军困兽犹斗的警觉。一个漆黑的夜晚,北方军以三个师的兵力突袭娘子军女一师「穆桂英团」驻守的后方补给重镇麻城,麻城女守将王晓兰和女政委张冬梅促不及防,率女兵们进行了顽强抵抗。

  由于事出仓促,加之实力过分悬殊,北方军发起总攻几十分钟后,麻城陷落,「穆桂英团」几乎全军覆没,两百多名女将士战死,近千名女将士在各个阵地上河续落入敌手,王晓兰、张冬梅两位女指挥官向女一师师部发出求救电报后也在指挥所里不幸被俘,北伐军在后方囤积的粮草也被一抢而光。

  北方军此次大败娘子军,头一遭在一仗中就抓获了这么多的女俘虏,尤其是生擒活捉了正团级的王晓兰、张冬梅两员女战将,北方军头目们欣喜异常,浩浩荡荡押着被俘女将士们得胜回军。

  原先在零星的战斗中,北方军一线部队也碰巧会俘获少数娘子军的女汽车兵、女卫生兵和女通讯兵之类的非战斗女性,往往是审讯[全篇]后就地杀害,即使偶尔俘虏了一个战斗部队的女排长,还如获至宝地又是戴铐又是加镣地游街示众,送往总部邀功请赏。所以此次「大捷」不久,一线的北方军部队就犯了难,这么多高级女俘虏如何处置?他们发电给后方要求眷建造专门关押女性的新监狱。

  接电后,北方军阀司令部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请倭国设计和打造了一批专门折磨女性的女式刑具,由倭国派顾问向北方军士兵教授施用「女刑」的方法,同时在各地强行拉夫到湖北枣宜建造了一座全新的「女战俘集中营」,当施工的民夫看着被俘女将士们军装褴缕、镣铐叮铛地被敌人踢打着押进他们刚刚造好的女性监狱时,都伤心地留下了眼泪。女团长王晓兰、政委张冬梅两员被俘女将在狱中得到了敌人的特别「关照」,她俩每天被戴着手铐脚镣游街示众,蒙受敌人的种种无耻折磨,更为可恶的是,敌人每进攻一个娘子军据点,总要将她们绑在前面,在两军对垒的阵地上对她们施行下流的「女刑」,以此羞辱娘子军。

  接到「穆桂英团」的败报,尤其是得知女团长王晓兰不幸被俘后,女一师师长柳翊姏花容失色、悲痛万分,被俘的女将王晓兰是留学后从国外回来的革命女青年,也是她一手提拔的小姐妹,她觉得王晓兰是个知识型女将才,压倒了娘子军中许多35岁以上的资深女指挥员,所以尽管王晓兰只有28岁,也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柳翊姏却破格提拔她成了娘子军中最年轻的女团长,当柳翊姏从缴获敌人的报纸上看到王晓兰这位「娘子军之花」被敌人施以铁烙双乳、尤其是年已40的女政委张冬梅被施以「火烤下身」酷刑的照片后,她羞愤之极,立即命令另一员女将王桂英率娘子军「北伐妇女先锋团」的一千余名女将士进攻位于湖北枣宜的「女战俘集中营」,准备解救被俘的姐妹,尤其是几位营级以上被俘女指挥员。

  35岁的「北伐妇女先锋团」女团长王桂英是女子军校三期的学员,她作战经验丰富,作战风格泼辣,打起仗来比男同志还厉害,是娘子军中一员不可多得的年轻女性战将,「北伐妇女先锋团」则是北伐娘子军的精锐之一,是着名的「巾帼主力团」,女将士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上至女团长王桂英,下至女炊事兵,都头戴倩一色的女式钢盔,足蹬埕亮的女战靴,除此以外,「北伐妇女先锋团」还配备了数十挺机关枪和十多门山炮,组建了女炮兵连和机枪连,装备比男兵部队还要好得多。

  倚仗如此精良的装备,王桂英自然不把北方军放在眼中,她认为北方军主力在前线,防守「女战俘集中营」的部队只不过是老弱病残,所以没有派出团主力部队前往解救,而是命令42岁的女政委孙惠敏率一个主要由刚入伍不久的妇女们组成的女子运输独立营作为先锋去执行解救任务,王桂英亲自给孙惠敏戴上钢盔、整好皮带、系紧靴扣后,她看着英姿飒爽的孙惠敏,充满信心地说:「孙大姐,这次解救战斗任务不重,小妹任命大姐做女先锋官,是给你一个立功受奖的机会啊!我在这等你胜利归来!」女先锋官孙惠敏翻身上马,率军直捣「女战俘集中营」,几次战斗后,当面的敌人果然溃不成军,但她们马不停蹄打到女牢时还是迟了一步,敌人已抢在前面将女团长王晓兰等大批女俘虏转押到了武昌,而女政委张冬梅则在狱中受踞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敌人每次想污辱她和其他几位被俘的中年女指挥员时,总因她们的拼死反抗而未得逞,最终恼羞成怒,将她们一起活埋。

  孙惠敏打下「女战俘集中营」后,发现是一座「空城」,她没能立功,懊恼之极,心想,总不能毫无成绩就撤兵,于是决定攻占最近的枣宜县城,打敌人一个出奇不意,壮大娘子军的军威。但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枣宜是鄂中重镇,北方军在此部署了六个整编师!挖了数十米深的壕沟,构筑了几道火力网,女子运输独立营的进攻遭到了数倍于己的北方军的疯狂反击,一批批缺少攻坚经验的女战士扛着爆破筒倒在了敌人的火力点前,进攻3昼夜后,女独立营伤亡大半,但最终孙惠敏仍足蹬战靴、挥舞战刀带领剩余的姐妹顽强地冲上了枣宜城头。

  在城墙上,女将士们与守城的敌兵进行了艰苦的白刃格斗,可敌人越打越多,不时有女兵中刀后娇呼着倒下,更多的女兵精疲力竭,被敌人俘虏,一些女兵被俘被捆绑时,尽管手中还握着刺刀,可是却已没有力气抵抗了!

  孙惠敏原是革命政府妇女警卫团的一名女连长,是娘子军军龄最长的女性军官之一,在她多年的戎马生涯中已有一次被叛军俘虏的悲痛经历,她十分倩楚女性指战员被俘后的悲惨命运,对已战至力竭的女兵们高喊:「姐妹们!顶住!誓死不当女俘虏!杀呀!」无耻的敌人见孙惠敏是个徐娘半老的女将领,一边不断向她喊叫:「活捉娘子军女将!」「臭娘们,投降吧!」「弟兄们,快抓住她,解掉皮带,脱掉皮靴开开荤哪!」一边饿狼似的扑来,孙惠敏听了敌人的污言秽语,涨红了脸,手中枪一慢,不幸被敌人抱住了大腿,被摔倒在地,惨遭俘虏!

  捆绑时,敌人故意将绳索紧紧捆扎她的胸部、大腿根等部位,几个年轻敌兵甚至迫不及待地拉开她的武装带,解开她的军装扣,争先恐后将手伸进她的军装里,乱摸乱捏她的双乳,还有的敌兵拉下她的女战靴拉链,脏手伸到靴筒里摸她的小腿……嘴里还不干不净地胡说:「又抓到个女的,可惜年龄大了些,随便扔到女牢玩几天算了!」孙惠敏含羞怒斥敌兵:「不要脸!无耻!革命女性可杀不可辱!我就是你们要抓的女政委孙惠敏,今天不幸落到你们手里,那就快解我去请赏吧!我都可以当你们的阿姨了,你们这样侮辱女俘,算什么好汉!」几分钟后,当这位娘子军的女政工干部、王桂英的老大姐高呼着口号被五花大绑押进囚车时,已被折磨得头盔歪斜、秀发零乱、皮带松挎、军装不整!

  (2)

  敌人打垮女子独立营后,连夜用酷刑审问被俘的女将士,摸倩了「北伐妇女先锋团」主力所在,以及兵力部署,火力情况等军事机密,立刻以七个整装师组成强大的突击兵团,迅速将王桂英的妇女部队包围起来,女将王桂英心中明白与敌人实力悬殊、形势不利,此仗凶多吉少,但仍英姿勃发,跨马率军迎敌。

 ■战之日,王桂英用望远镜向已包围了她的敌阵望去,见敌人一阵骚动,不一会,一伙敌兵推着一辆囚车到了两军阵前,随后两个敌兵拖着被俘的孙惠敏出了囚车,只见这位被俘的娘子军女先锋官虽然仍是全副武装,但手上已戴了铁铐,一条粗大的铁链缠在她的身上,连在套住她靴筒的粗大脚镣圈上,她双手吃力地提着套在靴筒上的脚镣,杏眼怒视、傲立不屈。

  王桂英知道,这是敌人惯用的伎俩,他们每打败娘子军,总要在下一仗开始前污辱、处决一批被俘女兵,想以此摧垮女兵们的战斗意志。

  果然,敌人开始用高音喇叭对妇女团「攻心」:「北伐的娘们儿l投降吧!

 〈看她是谁?哈哈!是你们能征贯战的女先锋孙- 惠- 敏!她已被我们擒获了!

  现在可不是啥子女将,而是地地道道的女俘虏啦!」「臭娘们4着吧!我们可要在她身上开心啦!」王桂英也不禁脸色臊红,暗骂敌人无耻!

  只听敌酋一声令下:「弟兄们!这是你们抓到的女将,尽管年龄大了些,先玩了再说!下次再多俘虏几个年轻漂亮的享受享受!上啊!」几个当时俘虏了孙惠敏的「立功」敌人如狼似虎嚎叫着扑向她,摘盔的摘盔、扯皮带的扯皮带、扒军裤的扒军裤,众敌兵数年未碰女人,好不容易俘虏了娘子军女军官,顾不得女俘虏是年轻姑娘还是中年大嫂了,他们为能抢先玩弄孙惠敏打做一团,敌酋只得下令排好队,按次序来。

  几个敌人先后在孙惠敏身上发泄[全篇]兽欲,心满意足地爬起来:「这被俘的女政委,别看是中年女人,想不到系着皮带、穿上皮靴挺性感,好爽啊!真过瘾!」孙惠敏紧闭秀目、咬牙受辱、羞愤难当!当第五个敌兵爬到她身上时,她终于承受不住,高喊一声:「姐妹们!别管我!打呀!晓敏恨不力战死,留作被俘羞!咱女人可千万不能做俘虏啊!」昏死过去!

  敌人蹂躏孙惠敏时,她浑身的镣铐跟着哗啷啷地作响,伴随痛苦的娇呼声一起通过扬声器传到妇女先锋团阵地上每个女将士的耳中,女战士们眼看被俘的女指挥员受辱,又羞又怒,不自然地垂下头去,手中的武器也握不起来,女将王桂英见此又急又怒,她高声下达动员命令:「姐妹们!振作精神!孙大姐被敌人这样折磨,可她仍坚贞不屈!我们一定要救出孙大姐!让她少受罪!」但女兵们战斗意志已受到致命打击,王桂英命令女炮兵连火力掩护,由女副团长田娟发动三次冲锋,但均被击退,反而付出了田娟不幸受伤被俘的沉重代价,负责主攻的女副团长田娟被俘后,王桂英又失去了一位具有军事才能的女副将,主攻部队无人指挥,北洋军趁机进攻,妇女团被迫转攻为守、且战且退。

  战斗极为激烈,女将王桂英此时身上也多处负伤,上次战斗中负伤的伤口又开裂了,一阵阵地疼,她强忍疼痛,一边用手枪向冲上来的敌人猛烈射击,一边沉着指挥部署女战士们拼死抵抗。敌人凭借猛烈的炮火又一次发动了进攻,他们狂叫着:「投降吧!臭娘们!」叫嚣着:「活捉王桂英,赏银一千块!」的口号涌了上来……由于寡不敌众,敌人突破了女兵们最后一道防线,王桂英高喊道:「姐妹们!

  跟他们拼了!」跃出战壕,挥动大刀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这是一场实力极为悬殊的战斗,几千米长的战壕中,五至六个敌兵包围着一个娘子军女兵在厮杀,由于到底是女性,体力不支,娘子军防线终于全线失守。

  两个钟头后,战场上渐渐平静下来,到处是一片狼藉,这支娘子军精锐部队留下的战旗、枪炮、钢盔、女战靴遍布大地,到处是打着绑腿、斜戴着军帽、挎着步枪的敌兵在捆绑、押解头戴钢盔、足蹬战靴的被俘女兵的悲壮场面。

  在战斗中,女炮兵连给了敌人巨大的杀伤,她们的阵地被占领后,恼羞成怒的敌人都顾不上解除被俘女炮兵们的武装,没脱掉她们的军装和战靴就迫不及待地在山炮边开始对她们施暴!一个个被俘的女炮兵被糟蹋后,挣扎着被捆绑起来,推进刚刚开来的囚车中,准备押往北方军控制的城市折磨示众。

  且说女将王桂英,只身被七个敌兵包围,大刀早已砍断,她手握女式勃朗宁小手枪,强撑受伤的躯体,背倚大青石,怒视围上来的敌兵,敌人也已注意到了她脚上的红色高筒女战靴,知道她是位女性团级指挥官,一心想活捉她。

  此时,桂英脑海里浮现出了孙惠敏被俘后受到的种种折磨,于是她一边对敌人高声娇斥:「狗强盗!姑娘我宁愿战死也不落入你们手里!」一边举枪向冲上来的敌人瞄准……可惜,上天不佑娘子军女将,她的枪里没子弹了!一个敌人扑上来抓住她的武装带,另两个敌兵抓住她胳膊,她拚尽全力,用脚上的女战靴踢倒了两个敌人!

 ∩是,又上来三个北洋军摁住了她的大腿,使她动弹不得,在上绑的时候,几个十七八岁的年轻敌兵趁势对她百般侮辱、调戏,几双脏手扯掉了她的皮胸罩,将她的乳房摸得红肿发炎,敌兵们几次扯下她的皮带,想脱掉她的军裤污辱她,都被她挣扎着用女战靴蹬倒了!直到一个敌人掏出一副镣铐,强行套在她手脚上,使她彻底失去战斗力后,流氓们才大呼小叫,争先恐后地向她伸出了罪恶之手……。

  三天后,「北伐妇女先锋团」上千名被俘女军人被押至北方军据点枣宜城,敌人决定绑她们上街「示众」羞辱,三名团以上被俘女军官王桂英、孙惠敏、田娟被押在最前面,女团长桂英走在第一个,只见她身穿娘子军校官军装,腰扎宽皮带(武装带被俘时已被扯掉),斜挎空枪匣,双手被反铐、长发凌乱,拖着沾满硝烟灰尘的戴镣女战靴。

  她军装上身已被撕破,露出两只洁白浑圆的双峰,双乳有被明显抓捏过的伤痕,下身的军裤裤档被刺刀戳了好几个洞,一些散发着臭气的粘液顺着裤档滴在靴子上,女皮靴靴面上留下了斑斑的污迹,押解的敌人每抽打一下皮鞭,她就艰难地叉开双腿,挪动一下脚下的皮靴,脚镣上的铁链也就发出一阵阵「当啷、当啷……」的撞击声,看得出,被俘后在押解途中她就已受过敌人轮番的污辱和无耻的折磨,可是她仍然不屈地扬起戴着钢盔的头颅,一路向围观的百姓高喊「北伐胜利万岁!」「妇女解放万岁!」「抗议反动军阀虐待女战俘」的口号,象一尊女神,凛然不可侵犯!

  王桂英等娘子军女战俘被「示众」后,随即也被解到「女俘虏集中营」,也就是北方军阀的「女牢」。在牢里,敌人根据她们的年龄及职务高低对被俘的「穆桂英团」和「北伐妇女先锋团」的女俘虏进行了所谓身份甄别:年轻的打绑腿的是普通女战士;穿黑色中筒女战靴的是女士官;穿黑色高筒女战靴的是排、连等中下级女军官;穿棕色高筒女战靴是营级女指挥员;而穿红色高筒女马靴的往往是团级女指挥员。

  敌人鉴别出被俘女性在军中的身份地位后,对她们进行了分别的处置:年轻漂亮的被俘女战士不经审讯,一律交由北方军敌人的伙夫、马夫进行玩弄、奸污,糟蹋[全篇]后转押至新建的「女性慰劳所」,长期供敌兵蹂躏;而35- 40岁的中年女俘被俘时都是娘子军的中尉、上尉等中下级女军官,娘子军战败的这一仗结束后,这些战斗力较弱,冲锋、撤退时都容易掉队的大姐、大嫂被俘最多,塞满了「女牢」,因为年龄偏大、身材较粗,敌酋对她们也没有兴趣,她们被俘虏后,立即被犒赏给北方军基层官兵一次性糟蹋,随后拉往刑场处决,以空出牢房。

  二十天后,这两仗中被俘的大姐、大嫂们在女牢边的刑场上集体就义,刑场上的枪声响了足足一天一夜,上千双她们就义前被解下的皮带和脱下的黑色高筒女战靴堆成了小山,敌人光是逐个从战靴上取下套着的脚镣就花了两天,可见就义女性人数之多;象桂英这样的穿红色高筒女马靴的团级被俘女军官经简单讯问后,则被戴上新型女式镣铐,关入地牢日夜折磨,敌人还将容貌较好的王晓兰用铁囚车押往北京进行「献俘」,由北方头目亲自「享受」,而其余的既无姿色又坚贞不屈的女士兵和普通女军官们最终被成批地押上刑场,英勇就义。

  (3)

  打败「穆桂英团」和「北伐妇女先锋团」,击破了娘子军的神话,北方军又惊又喜,尤其是俘虏大批女性后,满足了军中长久压抑的兽欲,一时间士气大振,北方军各部都极力想避开北伐主力锋芒,而去寻找妇女部队决战,有的妇女团一天内就要承受北方军师级规模的进攻达十余次,娘子军逐渐陷入了苦战的困境中,几次大仗、恶仗下来,女俘人数激增,又有女二师「巾帼英雄团」女团长唐桂芳等几位团级女指挥员落入敌手,为了解决女高干牢房不够的问题,唐桂芳她们入狱的当天,凶残的敌人便将已关押数周的两位40多岁的娘子军女将领孙惠敏、田娟从牢中提出,押赴刑场凌辱杀害。

  桂英看着两位被俘大姐拖镣戴铐,拼命挣扎着被推进囚车,她的眼里流出了痛苦的泪水,她恨自己打了败仗,没能够保护好她们,更恨自己「恨不力战死,留得女牢羞!」关了近一个月了,敌人却一直没有动粗,桂英暗想:「女战士们每天都受那么多酷刑,敌人怎么还没折磨我们高级女军官?」正想的当头,两个女看守闯进了牢房,嚷嚷着:「女团长们受刑啦!受刑后编号换牢房!」……残酷的考验开始了!敌人一上来就要给桂英一个「下马威」,她被押解进「女俘消毒室」进行折磨,在这座魔窟里,她被卸掉了镣铐、扒光了军服,绑在刑柱上,全身上下只剩脚上的皮靴,负责折磨她的是一伙北方女兵,她们在桂英的靴筒里塞上两根铁棒,通上电,强大的电流将桂英的双乳打得不住抽动,体液灌满了靴筒,她一遍遍昏死过去,又被开心不已、哇哇乱叫的北方女匪一遍遍浇醒,当受第三道「火烤下身」酷刑时,身负战伤、又添刑伤的桂英又一次熬刑不住,大叫一声:「啊!疼……疼……疼死姑奶奶啦!」昏死在刑架上。

  也已筋疲力尽的北方女兵此时也没了兴趣,她们将桂英从架子上解下,在她的两个靴筒边烙上监号「女8」号,草草地给她重新戴上手铐脚镣押进牢房,当桂英被推进这间阴暗潮湿的8号女牢时,她已经从一位战场上全身披挂、英姿飒爽的北伐女将变成了一个被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战俘。

  桂英从昏迷中刚醒来,几个同监的姐妹纷纷提着脚镣艰难地围上来,关切地讯问:「这位大姐,你是刚刚被抓的?」桂英无力地点点头……「咦!大姐,你穿着皮靴,是军人吧!」桂英听了有点诧异:难道这些女难友不是被俘的军中姐妹?

  这时,一个女教师模样的女子拎起桂英靴筒上的镣圈突然哭泣起来:「大姐,我们前两天听外边打枪打炮,以为你们娘子军快打过来救我们出去,没想到,没想到你们这些武装姐妹在战场上也……」桂英听了心如刀绞,她这才明白,这间女牢关的都是在敌后舍生忘死打探情报、不幸被捕的女地下工作者,想到自己作为一名女军人,不但未能救出这些忠贞同志,反而战败被俘,沦为敌人的阶下囚,遭受非人的折磨,「女俘虏」一个多么耻辱的名词啊!想到这里,她不禁与女教师抱头痛哭!

  这时,守在铁窗外的几个敌兵恶狠狠地嘲弄道:「哈哈!王桂英,女英雄,想不到落在我们手里,戴铐披镣受酷刑,扒光衣服被轮奸!好好的女人要革啥子命?要当啥子女将?战败了还被俘受咱爷们折磨?今天尝到女牢的滋味了吧!」桂英擦干眼泪,强撑起身子,怒骂敌人:「呸!姑娘今天是不幸被俘了,被你们这些畜生蹂躏,但总有一天组织会救我们出去,到那时,姑奶奶再蹬战靴、跨战马,消灭你们这些狗强盗!」她转过头鼓励姐妹们:「要继续斗争!」一眨眼,又一个星期过去了,桂英和她的难友们日日受辱,夜夜熬刑,但斗志却愈发坚强,每次被推上刑架受刑时,桂英总是咬紧牙关,身上受刑受辱,心里却牵挂着娘子军总部,她坚信,她的这支部队尽管失败了,但娘子军一定不会忘记她们这些被俘受苦的姐妹,一定会再派出得力的女将率军攻下女牢,解救她们,几个夜晚她都梦到了解救的部队,在梦里呐喊:「姐妹们!我在8号女牢,快来救我们哪!」一天,桂英又被敌人架上刑架准备用刑,突然间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嗡嗡」声,她兴奋地高喊:「飞机!是飞机!娘子军的飞机!」刚准备动刑的敌人以为飞机前来空袭,听到声音后吓得到处躲藏、乱做一团,敌酋气急败坏地大骂:「他妈的!慌什么l给老子朝天上打!」不一会,女牢上空就响起了北方军密集的对空射击声,桂英听到一声巨响后,一切又归于平静,过了大约一刻钟左右,只见敌人一阵鼓噪,原先躲藏的敌兵纷纷往女牢门口跑去,一个敌军官满面红光、手舞足蹈地狂叫:「快l!准备两副镣铐!把「玉女蹬梯」的刑架支起来!」桂英心里不由「格楞」一下,朝铁窗外望去,只见两个头戴飞行皮帽的女飞?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闭坏腥宋寤ù蟀笞叛航未竺牛感牡墓鹩⒎⑾郑矫尚性鄙砩系钠ぜ锌艘驯怀镀疲锩娴钠と檎止以谛乜冢た阋脖话堑冒氲踉谘洌尚醒サ难チ匆惨驯焕诘腥舜直┑耐妻拢侵荒懿婵龋赝耙疲恳埔徊剑忝季徒翦恳幌拢冻黾韧纯嗟纳袂椋叩浇Γ鹩⒖吹剿┑钠た愫头尚醒ド弦颜绰宋奂#矗且驯坏斜蕹艿卦闾A耍?br />
  桂英悲愤地看着她俩被推进刑讯室架上了「玉女蹬梯」,不久,刑讯室里面就传来了两个女性声嘶力竭的娇呼声……晚上,桂英被押回牢房,和关在一起的「巾帼英雄团」被俘女团长唐桂芳回忆战败的教训,突然,敌人打开牢门,推进来两名被俘女飞?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保┢た阋驯淮┥希墒欠尚衅っ币巡灰矶桑冻銎攵谭ⅲ尚醒ダ匆惨牙茫ネ采先匆驯惶咨狭顺林氐奶停忠采狭祟恚乒鸱己凸鹩⒋笊虻腥丝挂椋?br />
  「强盗!流氓!她们被糟蹋后又受了酷刑,极度虚弱,你们还给她们戴镣铐9议反动派虐待女俘虏!」女飞?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泵乔砍牌鹕碜樱赶复蛄孔耪饬轿淮髯帕皖怼⑸泶┠镒泳啊⒆愕排硌サ谋环懦ぃ挥傻闷说剿腔忱锿纯奁鹄矗矗嵌际桥涌罩姓觳齑蠖拥呐尚性保炅浯笠恍┑氖牵矗八甑母贝蠖映ち跤裼ⅲ昵嵋恍┑氖牵常菜甑姆尚薪坦俸徒ㄓⅰ?br />
  妇女先锋团失利,桂英等被俘后,娘子军女司令向婛玉心急如焚,准备再次派出解救部队进攻女牢,为避免重蹈覆辙,摸倩敌人的兵力部署和女牢周围的地形,特地派出女子空中侦察大队最有经验的女飞?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绷跤裼ⅰ⒑徒ㄓ⒓莼巴觳欤恍业氖牵蚍尚懈叨裙停苫坏腥嘶髀洌潜黄忍。跤裼⒔德湓谂┨锢铮坏刂鞯幕瓜缤欧玻换锪髅ゼサ降氖且晃慌?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便兽兴大发强暴了她,和建英落在水中,到老乡家烤火时被搜查的敌人抓获,也惨遭蹂躏。

  刘玉英、和建英被俘前曾驾机执行多次轰炸任务,是在历次战役中杀伤敌人最多的女飞将,敌人对她俩恨之入骨,好不容易俘获她俩后对她俩也就特别「照顾」,此后的日子里,敌人常常是白天剥掉她们的女飞行服、给她们娇弱的身躯套上锁链,押着她们到前线「示众」,极力羞辱,晚上再给她们穿上衣服,戴上镣铐押回女牢。

  一天,刘玉英又被押上「女俘虏示众台」时,几个敌人淫心大起,对她动手动脚,去脱她的飞行皮夹克,她痛骂敌人:「强盗!流氓!姑奶奶是堂堂女飞?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保荒忝峭压馍碜印⒋魃辖帕驼庋呷瑁∧忝且灿凶约旱慕忝茫∫灿凶约旱钠拮樱∧忝俏耆栉遥褪俏耆枇怂械呐?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算什么好汉!」和建英和女炮兵连的被俘女炮兵拼命摇动女牢的铁窗,高喊:「姐妹们!我们连衣服都被脱光了,要这条命又什么用!再不能受这种污辱了!跟他们拼了!」说罢,她们用预备好的钢钎撬开了铐在女战靴上的脚镣,挥动手铐打倒了看守,被俘女炮兵们展开了「被俘姐妹抗暴起义」!

 ∩是由于寡不敌众,暴动立即被残酷镇压,敌人又一次俘虏了等刘玉英、和建英等暴动女军官,将带头的她俩关入水牢,每天晚上让年轻力壮的敌兵对她们进行轮奸,但她们身子受尽摧残,仍然坚贞不屈!敌人无计可施,加之后续的女俘虏从新的战场被源源不断押来,便决定杀害她们和暴动的女炮兵,腾出牢房。

 ⊥义当天,敌人嚎叫:「刘玉英!和建英l上刑场ll点!」被蹂躏得站都站不稳的两员被俘女飞?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蓖献懦林氐慕帕突ハ嗖蠓鲎偶枘训亍⒁徊揭慌驳靥顺鏊危獾腥耍骸负敖惺裁矗」媚棠堂抢戳耍」卦谒卫铮尚醒ヅ堇昧耍砩嫌执髁肆皖恚叩每烀矗」媚棠堂亲髡绞О鼙环荒忝钦庑┝髅ァ⒁鞔魃狭皖砻刻烨勘篮笠惨涑膳碚夷忝撬阏剩 共灰换幔惶脚狼裘堑蜕鞒稹侗环?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之歌》:「巾帼披挂上战场,不幸战败被敌俘,女式战靴套脚镣,酷刑蹂躏囚敌牢!含羞受辱何所惧?永是革命女儿身!」随即,牢房走廊里响起了女俘们激越的口号声:「娘子军是杀不[全篇]的!女将士万岁!」伴随着一片镣铐的「叮铛」声渐行渐远,8号牢里,女教师推了推昏睡的桂英:「大姐,你听!又有坚贞不屈的被俘姐妹要就义了!」桂英挪动着她那套着沉重铁镣的皮靴,挣扎着往铁窗外望去:「看到了!是女飞?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焙团诒谋环忝妹牵∷堑目贡┰硕坏腥苏蜓沽耍〉腥苏饷雌炔患按厣焙φ饷炊嗟呐玻蠢词怯钟行陆忝帽环耍隙ㄒ诶畏浚 构唬碧焱砩希豕鹩⒑吞乒鸱嫉扰赂刹烤捅坏腥俗旱搅俗ü乇环俚模购爬畏浚饫锕匮旱亩际窃诶握揭壑斜坏腥朔竦哪镒泳骷杜富釉保鹩⒃谛吕卫锛绦徒忝妹墙涣骶轮叮芙嵴蕉肪楹徒萄担瓮镒泳刹慷佑人牵盟窃偕险匠。氲腥司鲆凰勒剑?br />
  第二天一早,桂英她们正在牢里交流排兵布阵的经验,突然,牢门「哐」地一声被撞开了!两个敌人一边骂着:「臭娘们!挺厉害,差点让她打进来!尝尝女牢的滋味吧!」一边粗鲁地踢进一个身穿娘子军军装,足蹬棕色高筒女战靴的年轻女军官,她双手戴铐,靴子上套着脚镣,脸上满是黑色的硝烟,腰间皮带上还挂着空枪匣,军裤的裤裆已被撕烂,一些发臭的粘液从她的女性隐私处顺着大腿根部流到了靴筒中,看来她刚刚被敌人从战场上俘获,而且已被敌兵无耻地蹂躏过,一进女牢就昏死在草堆上。

 …过桂英等女俘们的悉心抢救,她终于慢慢醒了过来,当她得知自己已深陷女牢时,倩秀的面庞上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她断断续续告诉桂英,她叫王琴,年仅22岁,是刚刚毕业的女子军校速成班学员,在女二师「圣女贞德团」「铁姑娘营」挂职担任见习副营长,前天在随大部队攻击南昌时接到娘子军总部命令:

  因大批有经验的女指挥员不是战死就是被俘,娘子军极度缺乏能打仗的女军官,要求「铁姑娘营」配合女将董月娥指挥的女一师「革命妇女团」合力打下枣宜的「女俘虏集中营」,解救王桂英、唐桂芳等作战经验丰富的被俘女战将,使其尽早归队指挥作战。

  王琴是革命热情洋溢的女青年,第一次率领营级规模部队打进攻战,她立功心切,怕给董月娥指挥的「革命妇女团」抢了头功,加之由于刚刚从军校毕业不久,缺少实战经验,她的指挥发生严重失误,不听38岁的女政委余秀英的意见,指挥部队长途奔袭,轻躁冒进,在距女牢50里远的阵地就进了北方军的埋伏圈。

 …过一天一夜的激战,「铁姑娘营」损失惨重,全营女官兵大都战死,女政委余秀英及部分女战士掩护王琴撤退时弹尽被围,余秀英战至被俘,挣扎着被敌人戴上镣铐时还对抵抗的女警卫排官兵高喊:「保护王琴妹妹!她还是个姑娘v不能让她落入敌手啊!」敌人猴急猴急地将风韵犹存的她押进囚车解往女牢,在车中,敌人淫笑着调戏她:「娘子军大姐!皮靴上套着6斤重的脚镣舒服吧!别急,到了女牢,还有让你更舒服的!」余秀英大骂:「流氓!恶棍!你们的女牢有啥可怕的!大不了剥光衣服被污辱、受女式酷刑!老娘我受得了!」敌人大怒:「妈的!臭娘们!当了女俘虏还嘴硬,弟兄们现在就玩了你!」几个年轻敌兵如狼似虎扑到了她身上……刚烈的余秀英哪能忍受这奇耻大辱,娇斥敌人:「姑奶奶都三十几了!还被你们这些小流氓污辱,你们是不是人?你们有没有姐妹?!」她抓住压在身上的一个敌兵的手雷,啦响后与押解的敌人在囚车同归于尽!

  而年轻漂亮的女副营长王琴腿部中弹,昏倒后被俘虏,一个敌团长强暴她时发现她还是处女后,欣喜若狂,立即把她交给让十多个「立功」的弟兄轮番蹂躏,然后连夜用囚车押解到枣宜女牢,一进女牢,她就惨遭了敌人毫无人性的「铁钻通阴」酷刑,又被几个敌看守糟蹋了一遍,最终被戴上了手铐,脚上的女式战靴也被紧紧套上了8斤重的脚镣,稍稍挪动一下身子,下身就一阵钻心地痛……桂英她们听[全篇]王琴的哭诉后,不禁悲愤之极、热泪盈眶,这时,9号女牢中已被俘两个月多的娘子军女一师「女兵委员会」副主任、被俘女将马丽红拖着12斤的脚镣,双手提着6斤重的铁链,挪到王琴身边轻声地安慰这位刚刚战败被俘的姐妹:「琴妹,被俘不要紧,只要敢斗争!我们这些武装的革命女儿,尽管在战场上失利,被敌人活活俘获,全身解除了武装,整日被关在这万恶的女牢备受折磨,但我们身陷女牢、心系战场!

  「敌人锁得住我们的手、锁得住我们的脚,但任它重重镣铐,也锁不住我娘子军的革命红心!琴妹,别怕敌人的刑具!你看牢里的姐妹们:我戴的是中型女脚镣,有12斤;袁琳嫂子受刑后小腿浮肿,敌人给她套上了大号女式脚镣,20斤哪!;王莉妹妹被俘时间长一点,镣铐都把女靴靴筒给磨光了,镣圈嵌进她的小腿肉中,可她从来都不吭一声!;刘茜姐刚进这女牢不久就被敌人锁在齐腰深的臭水里,皮靴都泡软了,下身也泡得溃烂、发炎,得了严重的妇女病,但她始终坚贞不屈!我们不能丧气灰心,一旦组织上营救越狱的话,我们一定要振奋精神,重新跨马杀敌!琴妹,我是前两月守韶关时城破被俘的……」马丽红话音未落,突然闯进来几个敌人,恶狠狠地叫嚷:「臭婆娘!又在作革命宣传!用刑!用刑!」马丽红随即被架上牢里的刑架,敌人去掉她身上的镣铐,不顾桂英等女俘的怒斥,扒光她的衣裤,在她套着皮靴的双腿间点上大火,烘烤她的下身,用烧红的火钎烙她的双乳。

  马丽红咬牙熬着这惨无人道的酷刑,斗大的汗珠混着血水顺着洁白的大腿流进女靴中,她知道自己不行了,尽力昂起头,无力而又断断续续地说:「姐妹们!

  永别了!要……要……要记得我们这些牺牲的被俘女………将啊!」随后,她头一歪,英勇就义在敌人的行刑台。

  (4)

  花分两头,各表一枝。且说「圣女贞德团」主力攻下南昌后,从缴获的北方军内刊上发现了所谓俘获「铁姑娘营」副营长王琴的「捷报」和部分被俘女官兵在女牢受刑的照片,娘子军总部才知道王琴这一军已失败,女司令员向婛玉唯恐董月娥的「革命妇女团」孤军深入,独木难支,要求她避敌锐气、暂时退兵。

 ∩月娥的脑海中却不时映出王桂英、唐桂芳、王琴等被俘姐妹在敌牢中披枷戴锁,被蹂躏折磨的情景,她毅然回电娘子军总部:「军中姐妹情义深重,月娥决不能坐视姐妹被俘受辱,作为女军人,不是沙场战死,就是被俘就义!我团全体女官兵定要打下女牢,救出姐妹袍泽!」而女副团长、她的妹妹月萍知道此次战斗必凶多吉少,竭力劝阻:「姐姐,救人固然紧急,可我团官兵姐妹连续作战多日,疲惫不堪,三分之一女兵例假在身,再操枪弄炮进攻强敌,可真正是勉为其难!」月娥沉吟许久,对月萍说:「妹妹!咱们都是女人,你想想,这么多的好姐妹,为了心中的革命理想,为了妇女解放事业,抛夫别子来打仗,最后因种种原因战败被俘,沦为女囚,该是多大的耻辱!有多少被俘女将怀着孕与敌作战,被敌人活捉后受刑流产!又有多少被俘女军人还没来得及看上几眼在狱中生下的孩子,就被敌人押上了刑场!更多的还在牢里日日熬刑,夜夜受辱,作为武装姐妹,咱能不救吗?!早打进女牢一天,她们就少受一天的罪啊!」一席话说得月萍默默无语。

  第二天,董月娥召开「革命妇女团」军事会议,部署解救方案,决定由她亲自率两个主力团担任主攻,月萍带预备团掩护侧翼,警戒敌人,娘子军女官兵人人知道是为解救被俘姐妹,所以个个拚死力战,短短两天与北方军战斗三十余次,渐渐逼近女牢所在地枣宜,但由于兵力严重不足,许多女兵往往是在一次战斗中被俘,押解途中就越狱归队,砸掉被俘时敌人套上的镣铐,重新穿上军装,蹬上皮靴参加下一次战斗,女排长汤莉已是三次被俘,每次被俘都受到更残酷的折磨,最终英勇就义!

  北方军且战且退,为扭转败局,敌人只得大肆悬赏,俘获一个女兵赏50大洋,且分配给自己「享用」,俘获女军官赏200大洋,活捉女团长董月娥赏5000大洋,重赏之下的北方军拚死顽抗,后续部队嗷嗷乱叫着前往增援,董月娥率领的娘子军主力逐渐陷入了被敌包围、粮弹两匮的不利局面。

  电台被打坏了,董月娥命令女子骑兵营营长李丽突围向月萍求援,李丽足蹬女马靴,挥舞长刀率领女骑兵冲向敌人,不幸的是,激战中战马被埋伏的敌钩镰枪手绊倒,几个敌兵手忙脚乱将她捆住,又忙不迭地在她的马靴上套上脚镣,押进囚车,李丽高喊:「月娥姐!我被俘了!有埋伏啊!」可惜敌人用毛巾堵塞了她的嘴,董月娥她们没听到,浑然不知。

  在囚车里,一个敌军官扒下了李丽的女马裤,用刺刀把她的皮带、武装带割断,将内衣内裤都挑开,又撕开了她的马靴,把她给强奸了,敌军官从她身上爬起来后,心满意足地一挥手,她便被五六个士兵又拖到一边实施了惨无人道的轮奸!敌人边轮奸边逼迫她招供,李丽是个20才出头的未婚姑娘,刚开始时,她咬牙忍受污辱,坚贞不屈,可被轮番蹂躏后下身撕裂般地疼痛,看着又一批扑向自己身子的敌人,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只得将董月娥因弹尽粮绝而命她突围搬救兵的机密军情和盘招供。

  且说北方军高层闻讯大喜,知道月娥已强弩之末,就设计了一条「请女入瓮」的毒计……李丽突围的第二天,月娥发现当面的北方军防线似有松动,下令猛攻,敌人仿佛很不经打,一触即溃,退往女牢方向,月娥高兴地在战马上动员:「姐妹们!

  两军相遇勇者胜!敌人顶不住啦!向着女牢,前进!」晌午时分,娘子军在付出阵亡300人,被俘200人的代价后,终于攻进集中营,战斗?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露鹣鹆说腥说目词兀褰耍购排危鹩⒌缺环苛髯畔苍眉ざ睦崴还松砩铣林氐牧皖恚г诹艘黄穑露鸶磐豕鹩⒑吞乒鸱嫉纳撕郏奶鄣厮担骸竿跬懦ぃ仆懦ぃ『媒憬悖∧忝鞘芸嗔耍 拐馐保鞒疚聪吹呐绞棵怯致掌鹛福槐吡骼嵋槐呙驮遗裁巧砩系牧皖恚诸砗芸炀捅辉铱耍商自诠鹩ⅰ⒐鸱计ぱド辖帕偷牧腿υ趺匆苍也欢希矗腥擞锰刂频木纸帕妥ㄋ环偶杜富釉保乐顾窃接T露鹫谟旨庇峙保桓龌肷硎茄呐锉沧渤褰矗吆埃骸付懦ぃ≡露鸾悖〔缓美玻 固∨锉谋ǜ婧螅露鸩胖览罾鲆丫环嘁淼脑缕家彩烀挥幸粜牛恢植幌榈脑じ杏可狭怂男耐罚驮谡馐保饷嫱蝗慌谏欤狈骄吆啊改镒泳屑评玻』钭蕉露鸢。 勾尤姘朔胶谘寡钩辶松侠矗露鹇柿焓S嗟呐亢筒糠钟姓蕉妨Φ呐胛侠吹牡芯此啦贰?br />
  夜里十一时左右,敌人终于突破了娘子军南门防线,南门女守将阵亡,董月娥紧急之中临时任命素有「军中女秀才」之称的女宣传队长王慧为警卫营营长,命令她一定要堵上南门缺口!王慧指挥女兵们义无反顾地冲向敌人,她奋力拼杀,无数敌人被砍倒在她的桃花马下,敌人未料到这戴眼镜的文弱姑娘却是这样一员女骁将,又恨又怕,决心活捉她。

  战至最后,警卫营女兵悉数牺牲,王慧只身被九个敌兵包围,在用大刀又劈死两个敌兵后,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她的钢盔,她被震得眼冒金星,差点坠马,刹那间,两名敌人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个敌人扯住了她的武装带,另几个敌人死死抱住她的两只马靴,将她从战马上拖下,王慧知道作为一名年轻姑娘被俘后的惨境,她高喊:「誓死不当女俘虏!臭男人,别想俘虏姑娘!」与敌人拼死肉搏,敌兵们已几次将脚镣套上了她的马靴,又都被她挣扎着蹬开,但毕竟是女性,气力不济,她终于被敌人摁倒在地,捆绑俘虏!敌人给她戴上脚镣,用粗麻绳绑好,押在前面进攻「革命妇女团」设在9号女牢的临时团部,董月娥目睹王慧被押到阵地前,心如刀割!她知道,敌人又要开始施暴了!

  (5)

  果然,几个敌人扑向王慧,摘掉了她的钢盔,扔掉了她的眼镜,又三下五除二解掉了她腰间的皮带,剥掉了她的军装,卸掉脚镣后脱掉了她的女靴,褪去了她的马裤……王慧在敌人的糟蹋下不时发出凄惨的娇呼声,董月娥义愤填膺,但又无可奈何,只见敌人先后在王慧身上发泄[全篇]兽欲,心满意足地爬起来后,受尽折磨的王慧蓬头垢面地从地上坐起来,艰难地穿上被敌人剥掉的军装,又一点点吃力地蹬上女战靴,敌人随即又给她套上了脚镣,她高喊口号被推进囚车,出乎董月娥意料的是,敌人折磨[全篇]被俘的王慧后并没有进攻,而是押着囚车撤退了。

  以后两天,敌人天天如此,只在阵地上折磨王慧给女兵们看但不进攻,董月娥想,这肯定是敌人消磨娘子军战斗意志的鬼伎俩,她命令女将士们与敌对峙、固守待援,第三天晚上,董月娥正躺在行军床上沉浸在李丽和王慧先后被俘的悲痛中,精神有点恍惚,忽然听得外面敌人喊杀声三起,仓促间竟然没找到自己的女战靴,只好临时找到一位怀孕女副团长的高筒女靴,可穿上才发现这双靴子足足比她的脚大了两码,可军情如火,她只得草草扎上皮带、套上不合脚的大靴子哐当哐当奔出帐外,跨马迎敌。

  这真是好一场激战:这边定要营救被俘姐妹出牢笼,那边誓要活捉女兵女将进监狱。激战中,董月娥战马中弹受惊,将她抛下马背,由于脚上的皮靴太大,靴上的靴扣被马镫死死扣住,月娥用尽办法也解不开,敌军一拥而上,将动弹不得的她五花大绑、活活俘虏了!敌兵们高兴得嗷嗷乱叫:「今天运气真好!又抓到一个女俘虏,咦!穿的是红皮靴,还是个女团长呢!哈哈哈!」月娥挣扎着被敌人推进囚车,心中暗暗叫苦:糟糕!被敌人认出了身份,不知道这帮流氓要怎么折磨我……正想的时候,突然囚车外传来一阵剧烈的踢打声和一个熟悉的女人怒骂声:

  「狗强盗!放开我!俘虏我们女将,算什么本事!姑娘今天被俘,我姐姐会救我出去的!」随着骂声,又一个娘子军女将被推进了囚车,月娥一看,心猛地一沉!原来被俘女将正是她的妹妹董月萍,此时的月萍,戴着手铐脚镣,秀发凌乱,头上的钢盔几处被打破,全身的武装带已被解掉,只剩下空刀鞘和枪盒还挂在腰间,女军装被撕成一缕缕的布条,仅能遮体,身上满是皮鞭拷打和敌人奸污的伤痕,脚上的女战靴也沾满了尘土,流满了敌兵的斑斑污迹。

  月娥痛苦地想:月萍一定是经过了极为残酷的战斗才力竭被俘,而后又被无耻蹂躏的。两姐妹囚车中相见,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痛苦地问对方:「月娥姐!(月萍妹!)你怎么也被俘了!」月萍紧握手铐上的铁链,悲愤万分地哭诉:「大姐,我……我……情报有误,得知你们打下了女牢,赶来会合,路上遭到了伏击!打了两天两夜,我撤退时战马陷到沼泽地里,才被敌人擒获,大姐……我……我……已经被敌人……糟蹋了!」押解的敌人笑逐颜开:「哈!今天抓到了娘子军中姐妹花,弟兄们领赏去也!」因枣宜女牢被破坏严重,又靠近前线,北方军为防娘子军再度劫狱,打败妇女团的当晚就调集人马戒备森严地将董月娥姐妹等一千余名被俘女将士押往后方济州,两天后,月娥等被关进了更加臭名昭着的直系军阀济州女牢的单人牢房,敌人随即找来铁匠准备将她的普通脚镣换成一种专铐穿靴女军官的新刑具—「靴镣」,原先的脚镣铐在女俘皮靴的脚髁处,敌人为防止体形柔弱的细腿女军官强行将脚从靴子里拔出来越狱逃跑,便将新的脚镣镣圈做大、结构加强后,铐在女俘虏膝盖下的靴筒口,这样女俘虏怎么也挣脱不了。

  因月娥被俘前是在历次战役中杀伤敌人最多的娘子军女将,北方军对她恨之入骨,好不容易俘获她后,准备好好折磨她,北方军决定,铸造好的第一副「靴镣」先给月娥钉上试用。两个铁匠围着月娥的皮靴忙活了老半天,也没能把「靴镣」钉上,他们心里实在不愿帮敌人折磨这位被俘后仍英姿飒爽、坚贞不屈的北伐女将,一边的敌看守急了!

  一把推开铁匠,用铁锤胡乱敲打起来,几根铁钉刺进月娥的小腿,她不禁一阵惨呼:「狗强盗!轻……轻点啊……你把铁钉钉穿姑奶奶的皮靴了!啊……啊……疼死姑奶奶了!」残忍的却敌人笑嘻嘻地问:「月娥姑娘,怎么样!这新脚镣舒服吧?」月娥此时已倩醒过来,尽管极为痛苦,可她仍淡谈地嗤道:「靴镣不过如此,姑娘我受得了!」且说敌人也正在组建北方军妇女部队,已请女倭谍河岛芳子招募训练了大批贫困饥荒找饭吃的妇女,组建了3个团,但苦于没有作战经验的女将才,敌人打上了月娥的注意,想先来软的,进行诱降。

  一天,月娥正在牢里总结战败的教训,突然看守喊道:「提审38号女俘董月娥!」随后,两名敌兵将她架起,押进刑讯室。

  刑讯室分内外间,摆满了各式刑具,阴森恐怖,负责审讯的敌军官皮笑肉不笑地说:「这位小姐,受苦了!」月娥正气凛然,大声呵斥:「姑娘我既已被俘,唯求速死!你们这些强盗!流氓!女牢里有多少女刑,尽管来吧!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娘子军女将!」言罢,她闭上双眼,准备受刑。

 ∩是,只听那个敌军官却佯装惊讶地训斥敌看守道:「唉呀!小姐是堂堂北伐女战将,如今战败为我所擒,怎能给她上镣铐!唉!怎么还上了靴镣l卸掉快卸掉!」几个敌军忙七手八脚地砸掉了套在月娥皮靴靴筒上的靴镣。

  敌军官干咳两声,慢条斯理地讯问:「叫什么名字呀?」「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董-月-娥!」「被俘时什么身份?」「哼!娘子军」革命妇女团「中校团长!」「性别?」「明知故问!女性!」「为什么要加入娘子军?」「为妇女解放!」「怎么会被我军俘获的?」「唉!非战之罪!靴不合脚、马失前蹄受伤被俘!」「姑娘武艺高强,军事娴熟,有穆桂英之才!不如与南方伪政权决裂,加入我北方女师如何?我保你做女上将,跨西域汗血马,穿鹿皮女战靴!你看如何?」「呸!姑奶奶战败被俘,生是革命女将,死是革命忠良!要我投降,百日做梦!」敌军官见月娥坚贞不屈,嘿嘿笑道:「董姑娘是尽了忠了I也不能连累姐妹们受苦啊!来人啊!给月娥小姐见识见识!」话音刚落,一名被俘女性就被两个敌兵架进了刑讯室,只见她,军装不整,领章领花也已被撕掉,一根武装带斜挎在柔弱的娇躯上,一根麻绳将她的双手牢牢绑住,嘴中被塞着布团,在敌人的挟持下拼命挣扎着,脚上的红色高筒女靴击打着地面,靴筒上的铁镣发出「铛锒铛锒」的声音。

  月娥一眼就认出是她的妹妹,女副团长董月萍!原来敌人要当着月娥的面对月萍施刑,以此动摇她的意志。敌人不顾月娥愤怒的呵斥,将月萍吊上了行刑的铁环,一个敌兵用一对铁钩钩住月萍双肩的琵琶骨,一个敌兵烧红了烙铁猛烙她的大腿根,另两个敌人轮番用醮了水的皮鞭不停地抽打,在几重酷刑的折磨下,月萍发出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哀号声。

  不多时,月萍下身的女马裤已是血迹斑斑,靴筒上的铁链拖在地上,随着皮鞭的抽动发出一阵阵刺耳难听的剐地声,她原先高昂的头颅也无力地低垂下来,秀发一直耷拉到靴尖上,血水和汗水顺着腿部流入破皮靴中,又从靴筒溢出来,渗透了下身的整个地面,不多时,月萍终于昏了过去,一个对她施刑的敌人忙不迭地端起一桶凉水往她身上浇去,另一个敌人则乐颠颠地边脱裤子边去解她的衣扣、靴扣……月娥看着这一切,心如刀绞,她大声怒骂敌人:「无耻!卑鄙!她还是个女孩子,你们竟然这样折磨她!有种冲我来呀!」月娥话音刚落,从里间行刑室突然传来一阵敌人心满意足的淫笑声和一个女人不停的惨叫声,月娥透过铁窗望去,原来二次被俘的女将王桂英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只剩脚上的女战靴,被正被绑在柱子上拷问,审问的敌人不时轮流上前糟蹋她,桂英戴着女式镣铐,咬牙忍受轮奸的煎熬,豆大的汗珠断线似的从脸上滴落下来,敌人的污液从她的下体流下来,在女军靴上沾上了大滩的白斑……济南女牢的新看守用皮鞭拷打她,拷问她娘子军的秘密,她始终坚贞不屈,敌人撬不开她的嘴,又用最新女式刑具――「小火燎双峰」折磨她,她杏眼圆睁,怒斥无耻的敌人:「你们有多少酷刑,尽管用吧!姑奶奶在宜枣女牢什么没见过!

  你们可以奸污姑奶奶的身子,可你们征服不了娘子军的精神!」敌人恼羞成怒,加大了火头,半小时后,她终于忍受不住这远远超过女性生理承受极限的女式酷刑,娇呼一声:「疼死姑娘了!啊……啊……」昏死在刑柱上!

  月娥观刑后,敌人将她押回牢房,昏暗霉烂的监狱墙角里传来一个女人低声痛苦的呻吟,月娥想:「这不是单人牢房吗?怎么又有姐妹关进来了?是不是娘子军在哪里又吃了败仗,又有团级女干部被俘,女高干牢房又不够了!?」想到这,她拖着脚镣挪过去,借着窗口的光,看到铁柱上锁着一位明显刚刚受了酷刑的少妇,月娥发现这位少妇居然足蹬上校以上女军官才配发的紫红色高筒女马靴,她大吃一惊:只有师级的女首长才装备了这么好的女马靴,她仔细看了看女俘虏的胸牌和肩章,才知道女俘虏是娘子军3师师部的大校女参谋长孙琳,月娥抬起戴铐的手吃力地敬了一个军礼问道:「这位首长大姐,你是娘子军三师师部的吧!咦!你……你们不是在后方吗?怎么也被俘了?师长汪霞大姐呢?」奄奄一息的女大校见到月娥,悲愤地哭道:「小妹!这就是女牢吧!我们女三师太窝囊了!」女参谋长断断续续向月娥哭诉了经过:原来,北伐娘子军战斗力最强的女三师前所未有地担任了主攻武昌的重任,在副师长女少将汪霞的率领下,直插武昌城下,北方军抵挡不过,眼看危城将破,倭国女顾问河岛芳子想出了假投降的诡计,诱使汪霞和女政委周映红入城谈判受降,汪霞将部队临时交给女参谋长孙琳,带着几位女团长入城,谈判桌上河岛芳子凶象毕露,将汪霞和随身的女兵女将擒获。

  第二天北方军将被俘的汪霞等人押上武昌城头示众用刑,城外的娘子军见女统帅已被俘受辱,悲愤欲绝!

  代理师长孙琳一心想救出汪霞,明知事已不可为,但她仍然指挥剩余的妇女部队,不顾一切地向敌进攻,但女三师已无心恋战,北方军击溃了娘子军的进攻,转入反攻,女大校孙琳力挽狂澜,但娘子军仍是溃不成军,三个妇女团几乎全军覆没,战死、被俘的女将士不计其数,敌人修复了枣宜女牢都不够关押新增女俘。

  在最后的决战中,娘子军全线失利,敌人嚎叫着:「抓活的!」口号蜂拥而上,冲向女三师师指挥所,孙琳指挥女兵们英勇抵抗,不少女兵战至被俘,被敌人捆绑时还高喊:「保护孙琳姐!保护小甜甜!」小甜甜是孙琳六岁的小女儿,一直被妈妈孙琳带在身边南征北战,孙琳命令女兵用武装带将小甜甜绑在自己的背后,抽出马刀、紧咬牙关,与冲进指挥所的敌军展开了实力悬殊的格斗,敌人见她足蹬紫红女马靴,知道她是个「女大官」,值万把块大洋,都一个个死命冲向她,想亲手活捉她去请重赏。

  孙琳又要杀敌,又要保护背后的孩子,几个回合后,体力不支、香汗淋漓、刀式渐乱,脚下一慢,左胸中了一刀,她「啊!」地痛呼一声,手一软,战刀落地,早就拎着绳索镣铐的敌兵们蜂拥而上,七手八脚将她抓住,有的掏绑绳、有的拿手铐、有的套脚镣,打做一团:「妈的!把你的臭铐子打开!这女大校是俺抓到的!」「放屁!把你的烂绳子扔掉!这女人明明是俺俘虏的!」孙琳看着敌人的丑态,嘴角露出一丝轻蔑,她淡淡地说:「姑奶奶就是女三师参谋长孙琳,既然不幸被俘,你们就快解我去女牢吧!」敌人这才停止了打斗,手忙脚乱地给孙琳戴上了手铐,套上了脚镣,将她和小甜甜押进了囚车,在车里,不懂事的小甜甜摸着孙琳的手铐天真地问:「妈妈!

  你的新手镯怎么是黑的呀?咦?还有链子呢!」又拎起孙琳脚镣上的镣圈,问:「妈妈!你的漂亮皮靴外面怎么套了两个铁圈圈呀?好重啊!走路不疼吗?你抱抱我吧!」孙琳听了孩子的问话,默默无语,泪水直流!她挣扎着对女儿说:「乖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打了败仗、被坏蛋俘虏了,妈妈被俘时受了伤,又被戴上了镣铐,铁链太重了,抱不动你了,坏蛋们就要把妈妈押到女牢去侮辱了!你要记住:妈妈是一员革命女将,妈妈是在战场上被敌人活捉的!长大后,要为妈妈报仇啊!」

  入狱后,小甜甜被敌女看守强行抢走,说是要送给敌酋当童养媳,而孙琳本人则受了女刑后被关进了董月娥这间牢房……月娥听孙琳哭诉后如同挨了当头一棒,汪霞的被俘,是她万万想不到的,她的眼前不由浮现出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子军校女教官汪霞的形象,随后她又想到这英姿飒爽的女将军将要戴满镣铐被北方头目脱光蹂躏,她几乎崩溃了,喃喃自语到:「汪大姐都被俘了!娘子军[全篇]了……」孙琳哭着说:「河岛芳子太恶毒了!下令对汪大姐用了十八道女刑,据说她已被折磨得不象样了!明天他们还要开什么祝捷大会,弄什么献俘仪式,羞辱咱们娘子军!听说仪式过后汪大姐就要被押到北方女牢献给军阀头子糟蹋了!」

  月娥用手抚摸着孙琳的马靴,拎起箍住靴筒的镣圈深叹一口气说:「大姐啊!没办法!战不过敌,只能就俘入狱受辱,刑惩义尽忠,还好汪大姐是要押到京城被敌头目亲自折磨的,但愿她在济南女牢可暂且免遭敌兵污辱。」第二天一早,女牢外广场上人山人海,北方军把全城的老百姓都强行赶来,观看所谓祝捷大会,女牢中桂英、月娥、月萍、孙琳等团以上被俘女军官也被押到了现场,敌人在示众台上,高挂了一条标语,上写「庆祝生擒娘子军女少将汪霞大会」,一个敌酋恶狠狠地叫道:「把女俘虏汪霞押上来!」不一会,一辆戒备森严的铁囚车开了过来,敌人从车中推出一位40岁左右的娘子军女将,只见她,身着女式少将军服,头戴女式钢盔,梳着齐耳短发,戴着手铐,几条铁链绕在她的身上,穿过手腕上的铐圈,又连在紫红高筒战靴靴筒外的脚镣上,由于被俘后几天滴米滴水未进,她的小腿肚已经浮肿得较粗,高筒女靴的靴筒被撑得很大,敌人给她上的精钢镣圈才勉强能够套住她的皮靴。

  由于受踞刑,在敌兵的推桑下,她拖着沉重的脚镣踉踉跄跄艰难地往前挪动着,押解敌人每对她的下身抽一皮鞭,她的身躯总是猛的一紧,眼里露出痛苦的神色,浑身镣铐碰撞出一阵阵「哗啷……哗啷……」的声音,刺痛了每个女俘和围观百姓的心!

  敌人将汪霞带到标语下,一批北方记者围着她又是拍照又是问话,汪霞将头扭过一边,双目紧闭,心中只求速死!

  台上敌酋仍在喋喋不休地大吹特吹什么北方军如何英勇奋战,如何攻入女三师师部拼死肉搏后活捉女副师长汪霞,根本不提他们使的龌龊伎俩,汪霞听着,嘴角浮出一丝轻蔑,随后,敌法官宣布判处汪霞火刑,先打入死牢,待总部公文到后押赴北方「高级女战俘营」交北方头目处置执行。

  桂英,月娥不顾敌人的堵嘴,率领女俘们高喊:「抗议反动派残杀女战俘!」「娘子军是杀不[全篇]的!」「不许污辱娘子军女首长!」汪霞听到判决,一言不发,深情地看了看被俘的女战友们,理了理自己的齐耳短发,拎着沉重的铁镣,被押进死牢……

  (6)

  汪霞被俘,将要被北方头目污辱处死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南方的娘子军总部,娘子军高级女将领们看到她戴满镣铐、坚贞不屈的照片后未免有点兔死狐悲之感,为防止汪霞在北方女牢被北方军阀长期折磨,影响娘子军士气,女司令向婛玉下令女参谋部眷研究出解救方案,指示要不息一切代价在汪霞被敌人解送北方前将她救出,经数天讨论后最后决定,由女一师妇女装甲团和女骑兵团为主攻部队,两路夹击,直取济州。

  为避免董月娥、王琴两女将未能救人反被俘受辱的前军复辙,娘子军专门研究了如何避免女性在战斗中被敌俘虏的方法,为引起广大妇女官兵的重视,妇女装甲团和女骑兵团两支出征部队开展了专题图片展等活动,找来大量的女牢中女俘虏惨遭凌辱的图片进行仇恨教育,还专门请来一些曾经战败被俘,在女牢中受过非人折磨,后又被营救出狱的女将士们,带着她们被营救出狱时还没来得及被卸掉的脚镣等刑具,到部队中作「坚决不当女俘虏」,「宁战死不被俘」的专题演讲,告诉女性官兵们,北方军是一群恶魔,是决不会优待女性俘虏的。

  数天后,两支娘子军举行了誓师大会,女将士们发誓:「不打下女牢,决不收兵!」女将陈金凤、李琳率领的女骑兵团为西路,王芳、张敏率领的女装甲团为东路,齐头并进。

  女装甲团副团长张敏其时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但娘子军实在是无将可派,只好勉强出征。装备好、机动性好的女装甲团孤军深入,不日已打到徐州,女装甲团副团长张敏劝团长王芳缓一缓进攻势头,等女骑兵团占领沂蒙形成合击之势后,再攻济州,于是她们便筑垒固守。

  放下战场不说,单表济州,女三师副师长汪霞被押进死牢后,等待北方政府的处决令,在牢里也是度日如年。北方军好不容易抓获了她这一级别的娘子军高级女将领,也是欣喜若狂,为在处决前旧能地打击娘子军的士气,加大了对汪霞的折磨侮辱,他们特地改造了原本不关女性的死牢,在死牢里加装了专门折磨女性的刑具,并在门口竖起一块铁牌,挂上汪霞的照片,注明汪霞的姓名、性别、年龄、军衔等等内容以及俘虏她的「光荣事迹」,每天下午都要将汪霞五花大绑在济州城「示众」,并将她装进铁笼,组织北方官兵轮流参观。

  后来,敌人为防止鲁南女子游击队营救汪霞越狱,便往牢里放水,臭水淹到了汪霞的胸口,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水牢」。一日三餐是一些发霉的窝头充饥,远比不上汪霞被俘前享受的娘子军女高干的特供待遇,加之敌人还不时对她施加女刑、百般调戏,短短几个星期,汪霞已奄奄一息……一天,月娥、桂英几个被俘女将被敌人每天例行的女刑折磨 上一篇:女子拆弹部队 下一篇:郭府淫史[全篇]